《珍珠衫》 衣衫传情演世态

原标题:《珍珠衫》 衣衫传情演世态

《珍珠衫》,又名《王三巧》 高腔,事出《喻世明言·蒋兴哥重会珍珠衫》。该剧演绎的是发生在明朝时期的一个传奇,枣阳县蒋兴出外经商,因遭祸事,改名为罗德。其妻王三巧在家每日登楼望夫归来,不意被前来枣阳县经商的陈商窥见。陈惊羡三巧美色,买通薛婆借祝寿为名灌醉三巧,潜入楼台行奸,计诱三巧失身,从此二人暗通往来。陈商还乡时,三巧以蒋氏家传珍珠衫赠别。改名罗德的蒋兴与陈商互不相识,二人途中偶遇,陈商与蒋兴酒楼同饮,陈商酒酣解衣现出珍珠衫,蒋兴惊疑,假作探问,陈商得意洋洋叙述经过情景,并托其致书三巧。蒋兴归家将三巧休弃,三巧改嫁潮阳县令吴吉。陈商将珠珍衫交其妻平氏收藏,重来枣阳,却染病而死。平氏赶往枣阳料理丧事,费用支绌,经人撮合乃嫁与蒋兴,蒋兴从平氏口中得知,原来是陈商买通薛婆灌醉三巧并计诱其失身,三巧是上了陈商的当。其后,蒋兴又因误伤人命,身陷囹圄。三巧佯称蒋为其表兄,恳求县令吴吉允许于县衙二堂相会,彼此抱头痛哭。吴吉查明真情,释放蒋兴,让其夫妻破镜重圆。蒋兴以平氏为长,三巧次之,一家和睦相处。

《珍珠衫》全剧共有16场,以《登楼望夫》《卖花入宅》《酒楼晒衣》《上门问婿》《三巧挂画》《二堂释放》《平氏还衫》《双评醋》为重点场次,这些场次也常作为单折演出,尤其是《酒楼晒衣》《三巧挂画》《二堂释放》等场次为川剧有名的经典折子戏。《三巧挂画》这一折演的是貌美聪明的王三巧与商人蒋兴结为夫妻,婚后半载,蒋兴外出经商。一日,王三巧晒楼望夫,恰巧被风流倜傥的陈商看见,陈商垂涎其美貌,遂暗中买通薛婆,乘机诱奸三巧。事后三巧羞愤难当,终经不住陈商花言巧语的骗哄,将夫家所藏珍珠衫赠予陈商。后蒋兴于酒楼从陈商处得知此事,遂将三巧休却,三巧后悔莫及,另嫁县令吴吉之后,在花园观古画,倾诉自己的悲怆身世。这是一折川剧旦角的唱功戏,剧中三段唱腔词曲均别有意味,尤其是最后“哭嫁”一段幽默有趣,既倾诉了三巧自己一失足成终身悔的悔恨之情,同时又对自己嫁给“老男人”吴吉县令的心有不甘有所表露,为接下来《二堂释放》一折的剧情推进预埋伏笔。20世纪90年代后期,川剧旦角名家、四川省川剧学校老师张素煊,在这折戏中增添“三哭嫁”唱段,悲情喜唱,悲剧“闹”演,特别是借用四川民间“哭嫁”中“我的呀—我的呀,管求得我的呀”这样的幽默,不仅使三巧的这段“三哭嫁”更符合剧情戏理,更增强了“悲剧喜演”的效果,充分体现了川剧擅长寓喜于悲,悲剧喜演的“麻辣烫”传统。

《酒楼晒衣》这折戏,经历代川剧小生演员不断传演,业已成为一出常演常新的名家名戏。

《酒楼晒衣》一折演绎的内容是,蒋兴、陈商于望江楼饮酒时相识,时值盛夏,陈商酒酣解衣,蒋兴见其内着自己家传宝衣珠珍衫,心生疑虑,遂假装酒醉,询问宝衣来源。陈商炫耀风流艳事,将其与蒋兴之妻王三巧之私情和盘托出。蒋兴知妻王三巧败坏家风,遂辞别,陈商不明其故,又请蒋兴带信给王三巧,蒋兴强压怒火离去。

著名川剧表演艺术家蓝光临与晓艇两位小生演员曾在川剧舞台上珠联璧合演出的《酒楼晒衣》深受川剧观众喜爱和追捧。晓艇老师的高足、全国戏剧梅花奖得主、著名川剧小生演员孙勇波也擅演《酒楼晒衣》这出经典折戏,孙勇波与优秀青年小生演员徐超联袂演出的《酒楼晒衣》,近年活跃在川剧舞台上,给川剧观众带来常演常新的观剧体验。

四川省川剧院新一代小生演员杨坤昊与优秀青年丑角演员万多,继承老一辈川剧艺术家衣钵,一生一丑传演《酒楼晒衣》,二人扮相青春,演技老练。杨坤昊扮演的蒋兴内心愤懑表面却又强压怒火的“装模作样”常常引得观众哄笑,而万多扮演的陈商则一脸炫耀风流艳事的得意神情也惟妙惟肖。台上的蒋兴与陈商彼此不知对方底细,而台下的观众却又看得一清二楚的戏剧性人物关系,使得台上的表演总是引人入胜,其处处充斥愤懑与炫耀错位的情节,也时不时让台下观众忍俊不禁。

杨坤昊和万多,一个扮演蒋兴、一个扮演陈商,两个角色在酒楼上饮酒闲扯,当由珍珠衫引发的私情被摆上桌面后,二人表面上平静,内心里却激烈冲突,蒋兴表面处处敷衍应付,内心却时时难掩火气,杨坤昊演来分寸、火候拿捏到位,不温不火。万多扮演的陈商却自顾炫耀风流艳事,完全没有看出眼前这位素昧平生的对饮者内心掀起的万顷波涛。杨坤昊和万多两位优秀川剧青年演员深得老一辈川剧名家真传,年轻演员、技艺娴熟、演来得心应手,期待假以时日,二人有更加不俗的表现和精彩的超越,把更多经典传统折戏更好地一代接一代地传承下去。

(樊明君)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