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友贵哥

原标题:徒友贵哥

在我眼里,记者作家李贵平老师首先是我的徒友,我户外徒步路上的兄长。

我和贵平老师相识于户外,结缘于山水,那时我还不知道,他是一位专事自然地理、人文地理、历史地理写作的作家,我只知道,他是我们徒步队伍当中名叫“巫山小雨”的一位徒友。

那是一年当中最热的季节,我参加一个户外群两日活动,去汉源皇木镇爬竹子坪。傍晚入住汉源湖边酒店,和贵平老师一个房间,才知道他网名叫“巫山小雨”,而我呢,网名“微风轻抚”,“微风”“小雨”正相宜哈。

窗外,落日映照着汉源湖平滑如镜的水面,波光粼粼,金晖点点,房间里,龙门阵开摆,两人都觉得话很投机,一见如故。贵平老师是爽快人,自我介绍本职工作是记者,常在各地探寻古镇风情,游历高山大川,国内很多报刊都刊发过他的作品,说话间就转发了一篇文章给我。打开文章拜读,《贵哥散打:当了一回乌鸦嘴》,写得轻松诙谐,幽默风趣,不长的篇幅透着生活的哲理,让我对这位萍水相逢的徒友肃然起敬。

那天晚上,我们相见恨晚,谈兴甚浓,围绕着文学、写作、读书、旅行这类话题长谈到深夜。

那以后,我们越走越近,我不再称他老师,而是直呼贵哥,因为我们已经是兄弟了。

行游天下的贵哥喜欢户外运动,与我志同道合,我们经常结伴去户外徒步。每次上车出发,我们的龙门阵都会滔滔不绝。行走在田野山间,我们聊他在各地采风的见闻,或是途经之地的山川地理、历史沿革、风物人情。他渊博的学识,诙谐的语言,散打的风格,让很多同行的徒友也被吸引了进来,大家边走边聊,忘掉了一路的疲惫和劳顿,欢声笑语在峡谷间、密林里久久回荡。

在户外徒步的路上,贵哥也是丢不掉工作的。很多次我看见,要么是报社同事来电话商量版面处理,要么是编辑微信里同他商议稿件修改。有一次,半路上接到编辑的微信,对贵哥的一篇稿件提出近乎严苛的修改要求。贵哥马上拿着手机到路边席地坐下,认认真真、逐字逐句进行修订。我在一旁等得心焦,只好不停提醒:贵哥,幸好这段路不在山里头,不然的话,我们落单掉队就危险咯。

户外徒步,作为旅游作家的贵哥不仅是用脚在行走,用眼在行走,更是用心在行走,在行走中观察,在行走中感悟,在行走中记录。很多时候,他会突然对我谈起他的想法,他的构思,甚至念出几段他自认为满意的句子,神采飞扬,妙语连珠。这个时候,我知道,贵哥的灵感来了。

还是在户外徒步的路上,贵哥经常鼓励我,工作之余要多读书、多练笔,日积月累,一定是会有收获的。这些年我在业余写作路上多少有了一点进步,那是有人在背后猛推了我一把,这个人就是贵哥。

8月13日下午,惊悉噩耗,贵哥,我亦师亦友、坦诚率性的好兄长,几个小时前在青海湖边采风的路上永远停下了脚步……贵哥,那么开朗健谈,那么活力四射的一个人,你怎么说走就走了!

我赶到贵哥家祭奠,面对那张曾经那么熟悉的脸庞,我的心钻心地痛。我喃喃自语:贵哥,我不知道你倒下去的时候,心是不是也像我现在这样的痛呢?实在不应该用这样的方式与你告别啊!

贵哥曾经对我讲,永远的朋友是什么?那得交心,得瞅着顺眼,得有缘分,有缘分就永远。是啊,男人和男人的不期而遇,未必就不会发生精彩的故事,或者说,男人之间的惺惺相惜也许另有一番情怀。兄弟情义,概莫如此吧。

生活是一场徒步,一场超长距离的艰辛徒步。无论是在户外徒步的队伍里,还是在人生徒行的远路上,我会记得,我曾经有过一位名叫“巫山小雨”的好徒友、好兄长,我会永远记得他。

赵平(锦江区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