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发展,缘何走在全国前列?开启四川密码

原标题:四川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发展,缘何走在全国前列?开启四川密码

明日,全省推进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高质量发展现场会将在德阳市召开。

回望过去,展望未来!

到2020年8月,四川省纳入全国家庭农场名录系统管理的家庭农场达到14.6万余家,累计评选各级示范家庭农场1.3万家。

四川走在全国前列!

川农妹的小伙伴,

奔赴全省各地,

详实的调查、鲜活的故事,开启四川密码↓↓↓

四川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发展,缘何走在全国前列?开启四川密码

政策推动 完善“1234”工作体系

家庭农场遍地开花

家庭农场是在家庭承包经营的基础上,以家庭为基本经营单位,以家庭成员为主要劳动力,从事农业规模化经营、集约化生产、市场化营销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

它既保留了小农户经营农业的优势,又克服了小农户生产的弊端,有利于农业集约化、专业化和组织化的实现,能妥善解决“谁来种地”的问题。

遂宁市安居区绍兵家庭农场负责人旷世力,在2013年3月12日注册成立的绍兵家庭农场,是全省第一家种植业家庭农场。如今,农场年收入达100万元。

随着规模不断壮大,家庭农场已成为新型职业农民的“孵化器”。2020年我省评选的50名“优秀职业农民”中,家庭农场主就达20人,占比40%。

获得该荣誉的射洪市雾宫家庭农场主张强告诉记者,3年前他还是一名退伍军人,为支持家乡发展,他放弃了分配工作的机会,毅然回到家乡务农,从流转的40亩稻田做起,如今规模已达 550亩,实现稻鱼、稻虾、稻蟹综合种养。

展开全文

从“职业军人”到“职业农民”,张强坦言,自己正在逐步适应角色的转变:“农村发展空间非常大,职业农民就是农民中的‘正规军’,要摆脱传统、落后的小农生产模式,采取适度规模经营,用先进的经营理念、文化知识、种植养殖技术武装自己,并带着农民增收致富。”

四川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发展,缘何走在全国前列?开启四川密码

▲张强(右)在查看稻田养蟹情况。受访者供图

家庭农场也激发了农户对科学技术的需求和应用。在凉山州会东县鲹鱼河镇新发村,顺明生猪标准化养殖场的农场主王顺明,在2014年建场、2015年投产,但由于自动化设施设备投入不足,王顺明感觉有点忙不过来。随着猪场不断扩建,王顺明到铁骑力士集团的标准化养猪场去“取经”,回来后添置了智能控制、自动饲喂、自动刮粪等设备,感觉轻松了不少,1000多头商品猪由1个人管理就够了,150 头能繁母猪也只需要1-2个人。

四川家庭农场遍地开花,离不开各类政策的共同“浇灌”。近年来,国家加大对家庭农场投入扶持力度,我省深入贯彻落实相关政策,多项工作走在全国前列。

我省在全国率先设置职业农民与家庭农场发展处,为小农生产和家庭农场提供精准服务指导。2019年7月,我省在全国率先出台《四川省现代农户家庭农场培育行动方案(2019-2022 年)》,提出把长期稳定务农的小农户培育成为家庭农场,到2022年,全省分两批次培育家庭农场5000户以上。

四川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发展,缘何走在全国前列?开启四川密码

省农业农村厅职业农民与家庭农场发展处负责人表示,当前,我省家庭农场“1234”工作体系已建立。

“1”即“一组一场”的目标,至“十四五”末,实现全省每个村民小组均有一个家庭农场,每个行政村有一个县级及以上示范场,每个乡镇有一个省级示范场;

“2”即实施培育工程和示范工程两大抓手;

“3”即强化土地、财政、金融三大要素支撑;

“4”即系统化培训、精准化帮扶、常态化管理、多元化联动“四化”培育途径。  

“将优先在没有家庭农场的乡镇、行政村和村民小组培育出家庭农场,每批次按两年创建加一年提升进行培育,培育期每年给予农场不超过10万元的资金补助;2019年起同步实施家庭农场示范工程,对评定的省级示范场,一次性给予不超过 20 万元的资金扶持。”该负责人说。

在相关政策指引下,我省不断实施示范、培育工程,培养出一大批家庭农场示范典型,建立了示范性家庭农场名录库等,2019年我省将家庭农场主优先纳入新型职业农民培育范围。

四川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发展,缘何走在全国前列?开启四川密码

▲汉源县荣欣水果种植专业合作社的苹果丰收了。冉闯 摄

建章立制 落实政策 提升质量

420多亿元的财富密码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民专业合作社法》2007年7月1日施行,2010年我省颁布了《四川省<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民合作社法>实施办法》,农民合作社进入依法发展阶段,今年省级11部门又出台了《关于开展农民合作社规范提升行动的实施意见》,推进农民合作社迈步踏上规范化建设和高质量发展之路。

截至2019年底,全省登记注册的农民合作社突破10万大关,达10.36万个,入社成员404.3万户,带动农户650.9万户,入社成员和带动农户占全省农户总数的51%。

农民合作社如何提升发展质量?省农业农村厅合作经济指导处负责人表示:

首先要“建章立制”,要依法建立成员(代表)大会、理事会、监事会等组织机构,履行好议事决策、日常执行、内部监督等职责,推动具备条件的农民合作社建立党组织,发挥党组织的政治功能和组织优势;

其次,要规范财务管理,认真执行财务会计制度,配备财会人员或进行财务委托代理,按规定健全财务管理制度和成员账户制度;

再次,要合理分配盈余,建立盈余分配机制,依据法律和章程制定盈余分配方案,经成员(代表)大会批准实施,等等。

四川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发展,缘何走在全国前列?开启四川密码

▲刘光华展示合作社生产的泡菜。刘佳 摄

“规范管理运营,是农民合作社高质量发展的基础和前提。近年来,全省范围内开展的国家、省、市(州)、县(市、区)四级农民合作社示范社创建行动,在推动高质量发展中也发挥着重要作用。”省农业农村厅农经总站四级调研员何波说。

要实现高质量发展,就要有与之相适应的人才。如何打造一支“带不走”的农民合作社领头人队伍?

“农民合作社领路人,要有为农情怀、商人头脑,要学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求生存,同时要与时俱进,与成员同步发展,起到引领作用。”何波表示。

近年来,我省结合农村实用人才、新型职业农民培训项目,多形式、多渠道开展农民合作社理事长、财务人员等骨干管理人员培训,着力培养一批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新型农业高素质人才。

在相关政策激励下,一大批新型职业农民、种养大户、返乡创业农民工、退役军人、高校毕业生以及基层农技人员和科研院校领办或创办农民合作社,不断创新农业组织形式和经营机制。

截至2019年底,我省累计培育农民合作社示范社9142家、数量位居全国第七,其中国家示范社483家、省级示范社2400家。全省农民合作社经营收入424.7亿元,实现可分配盈余72.6亿元,同比增长3.4%,入社成员户均可分得盈余1795.8元,其中按交易量返还成员总额47.9亿元,占可分配盈余66%。创建全国农民合作社质量提升整县推进试点县5个、省级10个;今年又新增30个省级试点县。

创新创业 开辟大市场

典型样板的新路径

四川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发展,缘何走在全国前列?开启四川密码

▲渠县享有“中国黄花之乡”美誉,产业工人采摘忙。渠县农业农村局供图

渠县

高质量创建省级家庭农场示范县工作纪实

渠县作为有2736家农场、34家省级示范场的农业大县,具有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县、农产品质量安全示范县、全省“三农”工作先进县、县域经济发展先进县等多个称号。近年来,渠县通过政策扶持、示范带动、联合经营等方式,实现了家庭农场数量与质量双提升,走出了县域提升家庭农场发展质量的新路径......

渠县以家庭农场培育工程和示范工程为抓手,每年安排财政专项资金200万元,与中央家庭农场发展资金1000万元,打捆扶持家庭农场建设“五网配套”设施,支持家庭农场扩大规模、引进新技术新装备、发展农产品初加工等。全县上下形成了党政“一把手”亲自抓、分管领导直接抓,一级抓一级、层层抓落实的工作格局。

四川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发展,缘何走在全国前列?开启四川密码

▲华辉家庭农场的收割机确保稻穗颗粒归仓。罗敏 摄

群雁要靠头雁领,家庭农场也不例外。在全面摸清现有家庭农场家底的基础上,渠县探索培育出一批具有较高推广价值的家庭农场典型。

在实际发展中,一家一户分散、零星式的种养抗风险能力弱。“一方面,我们引导家庭农场抱团取暖,组建家庭农场联合体,成立家庭农场发展创业联盟。另一方面,我们鼓励家庭农场与农民合作社、龙头企业等经营主体建立稳定合作关系,实现优势互补,互利共赢。”王瑞说。

四川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发展,缘何走在全国前列?开启四川密码

▲清山汉子家庭农场联合体养牛基地千头肉牛相互比肥。罗敏 摄

家庭农场与其他各类经营主体间也不再是传统“依附”关系,而是共同利益缔造者。余长寿牵头探索“公司+家庭农场+合作社+肥料厂”的全链生产销售模式,公司负责采购销售,家庭农场专注养殖,专合社种青贮饲料,肥料厂则处理粪污,各司其职,共同发挥作用,在这样的利益链下家庭农场抗风险能力大大增强。

此外,全县将严格创建培育标准,坚持农场发展规模适度化、产品前沿化、技术集约化、操作机械化、管理智能化、商品现代化,以家庭农场“一组一场”为目标,积极培育发展现代农户和家庭农场。

未来三年,渠县家庭农场将达到4000家,县级示范场达到300家,市级示范场150家,省级示范场50家,种养经营面积将占全县耕地面积的45%以上。

彭山

汇聚农场微力量 联盟闯出新天地

四川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发展,缘何走在全国前列?开启四川密码

彭山区家庭农场红提丰收。

9月7日,川农妹小伙伴在彭山区了解到,为破解家庭农场存在的技术掌握不全面、销售渠道不畅、市场竞争缺乏话语权等难题,让返乡创业年轻人留得下,让传统农人向高素质农民转型,彭山以家庭农场为基础单元的家庭农场发展创业联盟(以下简称联盟)应运而生。

经过近两年的发展,联盟已成为引领全区家庭农场抱团发展、提升农业组织化程度和品质品牌的坚强后盾。

“农民势单力薄,种销两头难,政府无经验可循,探索成本高,正是这样一些因素催生了联盟。”联盟秘书长、副会长,也是发起人之一的刘沈厅说,联盟创办按照“公办民做、民做公用”的思路,突出纽带作用,破解行业难题。

“以前家庭农场扶持、示范农场评选等各类涉农奖补资金分配,政府一手包揽,涉及组织测评、调查、考核等,事务繁杂。”区农业农村局农机监理服务中心主任许鸣皱起眉头,“精力实在有限,遴选结果还不一定能让参评者都信服。”

联盟让政府从以前“制定政策、宣传政策、落实政策”的包揽模式,变成了现在的“制定政策、协调资源、反馈完善”的总揽模式。

曾经农村发展电商有每人2000元的补助,但因农场主申报积极性不高,政府部门面临“有钱用不出”的尴尬。

最后由联盟负责实施,整合涉农项目资金近40万元,构建的彭山区数字农业产销一体化服务平台于今年6月正式推出,促进成员间种前、种中、种后全产业链的信息互联互通,产业共荣共生。

四川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发展,缘何走在全国前列?开启四川密码

▲联盟“微梦”志愿者服务队合影。

据了解,联盟从年轻会员中挑选技术好、文化高的农场主和电子科大等高校在校大学生成立61人的“微梦”志愿者服务队,共同参与联盟全产业链服务。

随着越来越多返乡创业者融入家庭农场联盟,联盟助力政府服务、促进行业整体水平提升的作用越发显现。

在公义镇,成片的橘树幼苗正茁壮生长,树下红苕、大豆等杂粮长势正盛。许鸣说,彭山区约种植有17万亩的果树,但60%没到挂果期,田间树木密度低,尚有闲置可利用空间。“有了联盟,会员单位带头套种,并由志愿者解决技术方面困难,其他农场主也跟着种。”目前,联盟在50多家农场主中推广粮经复合,种植杂粮 1200 余亩。“这要搁以前,靠行政力量根本无法做到。”

如今,联盟已有会员近500家,联盟活力倍增,运行有效。对于刘沈厅这样的返乡大学生而言,乡村振兴梦正变得触手可及。

作者:刘佳、罗敏、贾峥嵘

编辑:范莉

校对:聂姚

审核:左杉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