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从情起丨祖孙三代与泸州老窖结缘80年

原标题:缘·从情起丨祖孙三代与泸州老窖结缘80年

80年可以演绎人生芳华;80年可以是岁月沧桑;80年还可以是祖孙三代用双手造就一杯杯陈酿……

在泸州老窖,李银发、李祥才以及李在银、李在文、李在友三兄弟,祖孙三代与泸州老窖结缘时间已达80年了。如今,缘分与酒的故事仍在继续上演。

缘·从情起丨祖孙三代与泸州老窖结缘80年

△李银发家中祖孙三代合影

缘·从情起丨祖孙三代与泸州老窖结缘80年

本分创新

【祖辈】

李银发

1919年出生的李银发大概没有预料到,这辈子跟 “9”和“酒”关联一生。

缘·从情起丨祖孙三代与泸州老窖结缘80年

展开全文

△百岁高龄的李银发

少年时期,李银发一家靠租种维持生计,帮着父母种地、卖柴火,大人挑,他就扛。稍长一些,李银发经人介绍,便在泸州城外的江边做淘沙工作,日晒雨淋,十分艰苦。

1939年,怀揣着对城内生活的向往,刚满20岁的李银发在机缘巧合之下,跟着熟人到营沟头温永盛等作坊为作坊主烤酒,从此当上了烤酒匠。“没有300斤的‘毛毛力’不要想去酒厂,全是肩挑背磨的活路。” 尽管李银发身材瘦小,但从小的历练,让他养成了勤快肯干的好品质,也让他很快得到了工友们的善待。

缘·从情起丨祖孙三代与泸州老窖结缘80年

当时,烤酒匠是最底层的营生职业,没有社会地位、待遇差、工资少,全靠卖体力,干一个月也只能满足自己的温饱。“做完一窖,就能吃上一顿肉。”一个月能有顿肉吃,李银发甚是满足。3、4年后,李银发学会了酿酒,拌糟、开窖、上甑、摊晾……每个程序都已熟练。

在新中国成立以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一斤高粱要用两升(约10斤)米来换,白酒是大户人家的“专供”,一般人都喝不上。

营沟头酿酒作坊林立,各家作坊将酿出来的酒,装进能容纳100斤左右的陶坛中,封好红布,在南门口、凝关门等地通过水路运往重庆以及更远的地方销售。“那时,各地的酒老板都来收我们的酒,泸州大曲十分畅销。”李银发说。

缘·从情起丨祖孙三代与泸州老窖结缘80年

2019年,李银发已100岁高寿了。除了右耳听力不太清晰外,老人家仍然精神矍铄,百岁老人回忆起往事,对抗日战争期间酿酒那段记忆感到唏嘘。

抗战期间,川滇公路与滇缅公路全线贯通,援外物资不断运达泸州,由泸州中转往重庆,泸州便成为战时陪都后勤部,因此,在1939年至1943年这四年多的日子里,日军对泸州实施了狂轰滥炸。

在这样的境遇下,泸州的酿酒业却如日中天,“那时在凝光门外的江边挑水,一听到警报声响,便赶紧跑到凝光门洞下躲飞机,”李银发说那时真的很害怕,但为了生计,从未想过要放弃酿酒。

李银发或许不知道, 泸州的酿酒业在抗战期间成为快速发展的行业,其产品为石油替代品酒精的初级产品,其税收成为国统区货物税的最大来源。整个泸州酒业均为抗战作出了积极贡献。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进行公私合营,李银发丢了生计,无奈之下只好回到农村种地。由于他的酿酒技术有口皆碑,改制后的泸州曲酒厂托人到农村专门聘请李银发回城烤酒。

随即,李银发重新回到城里做回了酿酒工人。仅用了4年,李银发凭借技术和能力当上了组长,和10多个工人一起酿制泸州大曲酒。

缘·从情起丨祖孙三代与泸州老窖结缘80年

“泸州老窖很有发展前途。”年轻时李银发每天都会喝酒解乏, 如今李银发已100岁高龄,心情好时还会小酌两杯,回味泸州老窖的滋味。

继承手艺

【父辈】

李祥才

随着泸州曲酒厂的发展壮大,在父亲退休后,27岁的李祥才顶替进厂。

缘·从情起丨祖孙三代与泸州老窖结缘80年

△李祥才

此前李祥才在村里帮人建房,已经成了木匠的 “掌脉师”(经验丰富的老师傅),收入比较可观。父亲退休,李祥才想要继承父亲的手艺,于是就把自己的木工工具全部送给了徒弟,头也不回地进了厂。“我可以多学一门手艺。工人地位高,能进厂很自豪。”李祥才说。

起初,李祥才在罗汉车间烤酒。当时车间有13个组,产量质量都很好。

出生酿酒家庭的李祥才进厂前就学会了不少酿酒技术。“那时年轻,干劲十足,很乐意酿酒。”李祥才说,酿酒时的技术除了自己摸索,也常常向父亲请教。

干了5年后,李祥才已积累了丰富的酿酒实操经验,但对酿酒理论知识却不精通。正逢泸州曲酒厂请了老师来教授理论知识,李祥才便报名读书,想要把白酒知识学深、学透。 经过1年半的学习,李祥才学成归来,从担任班长到生产组长一直到成为大组长。

缘·从情起丨祖孙三代与泸州老窖结缘80年

一组甑每天要蒸上万斤左右粮食,按照行规“交了粮食就要出酒”。为了保证质量,李祥才从不偷懒,全程监控检查操作流程、酿酒工艺。 李祥才带领的生产组每天能交2000斤左右的白酒,多数能产出特曲、头曲。“好酒越多,代表技术越好,收入高了,工人积极性就越高。我们随时都要关注产量和质量,产质兼顾。”李祥才说。

“我以泸州老窖为傲。泸州老窖酒的产量和质量越来越好,这是走向世界的基础,唯此才能立于不败之地。”李祥才说。

携手同行

【子辈】

老大:李在银 老二:李在文 老三:李在友

缘·从情起丨祖孙三代与泸州老窖结缘80年

△李家子辈三兄弟

李家子辈有三兄弟,老大李在银、老二李在文、老三李在友。

“泸州老窖让人有荣耀感的企业。”从小,三兄弟心里都植根了对泸州老窖的向往。

1996年,李在文和李在友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泸州老窖。

1998年,随着经济的发展,消费的升级,白酒市场竞争发生了巨大转变,当时泸州老窖已然意识到了市场拓展的必要性。

一流人才搞生产,超一流人才做销售。泸州老窖审时度势,为全力开拓销售空白市场,提升公司销售业绩, 泸州老窖从5000名员工中精选抽调各体系青年才俊组建营销第一梯队,打响了泸州老窖企业发展史上涅槃重生的历史一战——长沙会战。经过选拔,李在文、李在友两兄弟均成为了泸州老窖的销售先锋队成员。

缘·从情起丨祖孙三代与泸州老窖结缘80年

△回忆起那段为梦想拼搏青葱岁月,李在文仍历历在目

第一次接触市场,李在文很是胆怯。当时,李在文被分到离市区稍远的西部市场,每天他提着几瓶泸州老窖的样酒,带着地图,背着包“扫街”,分层次了解市场。每天回到驻地后,他需要用心绘制两张地图,一张是店铺街道走形图,另一张是标注店铺等级图。此后的每天,李在文都会登门拜访各类商家,和老板们软磨硬泡,直到对方同意陈列泸州老窖产品。

会战结束后,先锋队成员们再分配到全国各地,1998年李在文被分到了东北区域“独立作战”。

在东北,李在文吃着泡面、顶着寒风、拉着箱子,包里随时装着宣传册和样酒,艰苦作战。那时,李在文必须独当一面, “一个人就要像一支队伍。”

“去东北市场的时候,当地市场销量仅有200多万,我去的3年时间内销量已经过亿。东北公司最高峰的时候,有158个经销商。”李在文说,在一线销售岗位中学到了很多,直到现在,他也仍然坚持在泸州老窖创新酒品的岗位上。“希望泸州老窖越来越好,我们携手同行。”李在文说。

而老三李在友和李在文有着同步的经历。

1998年,成为先锋队员后,李在友走上了营销之路。这一年,他被分配到了中原大区(今河南、山东、山西)。

此后8年的市场一线工作历程,李在友亲历了泸州老窖在营销、产品、渠道、经销商等的变革。“泸州老窖经历了很多阵痛,但改革和创新的步伐坚定不移。”

缘·从情起丨祖孙三代与泸州老窖结缘80年

△李在友一路以来也在抒写着与泸州老窖的情缘

2008年,李在友回到公司总部,之后以头曲、二曲为产品代表的博大公司成立。“博纳天地,大成浓香”,李在友从营销岗位转战到负责博大公司的品牌企划,从市场到服务市场,李在友一做又是8年。

2017年,因应工作需要,李在友重回营销业务一线,来到了泸州老窖老酒坊公司。“在公司这么多年,过程中痛并快乐着,有收获、有提升,见证了公司不断创新、变化和调整的过程。”

而大哥李在银也在泸州老窖工作,一直坚守在公司能源保障的岗位上,至今已逾20年。

缘·从情起丨祖孙三代与泸州老窖结缘80年

△在能源保障岗位,李在银一干就是20年

“从爷爷到父亲到自己这一辈兄弟之间,我们家前前后后与泸州老窖结缘了整整80年,感情很深厚。这样的感情就像喝一杯泸州老窖,各种情感都夹杂在一起,回味悠长。”李在银说。

如今,泸州老窖已开枝散叶

随着泸州老窖国窖人的代代相承

不断滋养、壮大着泸州老窖

这棵生机勃勃的大树……

泸州日报记者 张婷

编辑丨袁轶 责编丨杨茜 谢蕤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