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马高速:天路上奔跑的人

原标题:汶马高速:天路上奔跑的人

汶马高速:天路上奔跑的人

汶马高速:天路上奔跑的人

汶马高速:天路上奔跑的人

那是一条阿坝人渴望已久的天路,汶马高速路像一条蜿蜒的巨龙穿越崇山峻岭飞到我的家乡——马尔康,给生活在大山深处的藏家儿女带来了从未有过的幸福。一旦让生活方便快捷的大门打开,人们的生活质量变得跟高原的阳光一样,随处都是金色的。

一条路的蜕变凝结了多少筑路人的智慧与辛劳啊!今天,汶马高速虽然还没有全程通车,但是已经通车的路段我已经走过好几次了,每一次飞奔在青山绿水相拥的高速公路上,窗外是风景如画的山川河流,心里总是美滋滋的。

汶马高速公路是由四川交投承建的第二条藏区高速公路。是指四川省汶川县至马尔康的高速公路,为G4217蓉昌高速的一段,起于汶川县城以南凤坪坝、接都汶高速为起点,经理县至米亚罗,再经尽头寨,穿越鹧鸪山,沿梭磨河下行,止于马尔康市卓克基。路线全长172Km。这不到两百公里的高速公路里程,筑路人昼夜不停花了四年多的时间才完工,无数工程师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建设者们抛家舍子来到阿坝州汶马高速工地,为高原人民的出入平安洒下了辛勤的汗水,做出了不平凡的贡献,青年许义便是其中一个。

汶马高速:天路上奔跑的人

展开全文

与许义初识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初秋时节的风清爽宜人。我在马尔康汶马高速管理处二楼办公室见到许义,这是我们第三次见面。第一次是在理县汶马高速项目总部的大会议室里,听取部门经理汇报课堂的间隙,我们聊过几句;第二次是采风队伍深入隧道路口时听许义现场讲解施工情况。今天,小伙子一脸阳光地出现在我面前,他动作麻利地给我沏了一杯茶,顺手把桌子上一个薄薄的笔记本和一支签字笔递给我,然后坐下来开始了今天的话题。

汶马高速:天路上奔跑的人

许义的老家在重庆涪陵,父母都是小商人,他们最大的心愿就是把儿子送进大学,有一个好的前程。许义没有辜负父母的殷切希望,2009年7月顺利从重庆交通大学毕业,如今都毕业11年了,走出学校大门就来到映汶高速,开始筑路生涯,映汶高速完工后,进入汶马高速公路有限责任公司,继续干他的本职工作。在这11年的筑路生涯里,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但是这11年来,许义把青春和汗水都洒在了阿坝州映秀至马尔康这条高速公路建设的要道上。这条道路途径汶川、理县到达阿坝州州府马尔康市,十多年来,他除了在总部办公室,其余的时间就是奔波忙碌在汶马高速路上,他就是一个一直奔跑在高原路上的人。

这些年的奔跑,让许义在工作岗位上取得了优异的成绩,他的表现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和赞誉。2011年至2013年连续三年被评为四川都汶公路有限责任公司先进个人和优秀个人,2015年和2017年也被评为优秀个人。2018年被评为四川交投集团“十大杰出青年”。去年被评为藏高系统“优秀共产党员”。这些闪着青春之光的履历是许义筑路生涯中浓墨重彩的外衣。小伙子比较健谈,也比较谦逊,他谈的几乎都是工作和对家庭的愧疚。我翻看了他的简历,他的同事也跟我谈了一些这位年轻处长的故事,这是一个普通人在平凡枯燥的工作岗位上热情地付出,一如既往地坚守,把青春无私地奉献给这片阿坝高原的故事。

记得八月八号那天的梭磨河大峡谷格外青翠明丽,阳光似乎也特别耀眼。在马尔康赶羊沟隧道口,许义在桥上如数家珍般给采风的作家们介绍讲解隧道口边坡加固处理的施工情况,我们听得津津有味,对路段施工的艰难程度与不易有了更新的认识。在赶羊沟短暂停留后,我们采风队伍跟随许义回到汶马高速终点站——马尔康东。

汶马高速:天路上奔跑的人

川西北高原上的阿坝州因为童话世界九寨沟而名扬天下,去阿坝看看是很多旅客一生的向往。许义从重庆交通大学毕业直接分到阿坝州,他2009年分到阿坝州汶川县彻底关,开启了他建设高速公路的大门。2008年举世震惊的“5·12”汶川特大地震后,满目疮痍的汶川百废待兴,勤劳善良的汶川人民在全国人民的大力支持下正在努力建设新家园。许义对汶川的了解和印象都来自2008年那场灾难,当得知自己工作的第一站就是汶川时,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忐忑的。

彻底关,是汶川的一个地名。彻底关,也是许义作为筑路人第一个战斗的地方。2010年,许义进入四川都汶公路有限责任公司,担任工程部管段工程师。此后他的工作轨迹就在汶马高速路上来回辗转,参与到汶马高速土地报件、招投标、征地拆迁等前期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工程业务能力日益提升,年轻的工程师许义又担任了汶马高速C20、C21、JL8及LM3现场业主代表,严谨的许义把自己的工作尽量做到最满意。

风雨冰雪路

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汶马高速路段只有不到两百公里的里程,但是这段高速路却要穿越高山峡谷河流地段,地形气候条件复杂多变,地质条件也十分复杂。在开山打洞遇河架桥的建设中难度很大。但汶马高速的工程师筑路人仍能克服这些困难,迎难而上。马尔康属于川西北高原峡谷地带,气候多变。夏季多暴雨洪涝,冬季寒冷多冰雪。许义和同事们遇到过诸多自然灾害,遇到滑坡泥石流灾害时都会全员出动,参与到抢险的大军中。

汶马高速:天路上奔跑的人

想起一次次修路过程中遇到的自然灾害和地质灾害突发事件,许义至今心有余悸。这些年来,他亲临现场参与了大大小小无数次的抢险,那些艰苦惊险的场景是永远也无法从记忆里抹去的。2011年7月3日,连夜的暴雨使河水猛涨,河水夹杂着泥石流冲刷国道彻底关,到了晚上11点左右,山上开始滚落石头,情况相当危急。这个时候,现场的工人们被这种凶险场面吓得不知所措,纷纷撤退。面对险情,许义和党政机关工作人员、业主一起冲下去抢险,最后取得了胜利。

2020年是个多灾多难的特殊年份,让人紧张的新冠肺炎疫情刚刚平息下来,洪涝灾害又来了。许义说起6月17日那天的抢险经历,让人胆战心惊。17号那天,王家寨1号隧道冲进了大量的泥石流,这瞬间发生的灾害让很多过路车辆陷入泥石流中,许义和他的同事们得知情况后立即奔赴现场抢险,他们脱掉裤子果断麻利地跳下去,像泥人一样陷在泥水里操作,粗糙尖利的碎石把皮肤刮得生疼,大伙儿顾不了那么多,硬是齐心协力用钢绳把一辆一辆被困车辆捆上吊车扒拉出来。那次他们拉出来了四辆车,相当于挽救了四个家庭,把老百姓的损失降低到了最小。

有一句话叫“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即便我无数次站在高速隧道口,看着机器轰鸣人来人往的忙碌场面,我也不知道面对坚硬的山石,隧道到底是怎样在开山工人的手里一米一米掘进的,但是我知道开挖隧道的艰难和安全隐患的杀伤力。大多数人都知道地下采煤一不小心就会遇到瓦斯爆炸,殊不知开挖高速隧道也会遇到瓦斯气体溢出的情况,这样的隧道叫瓦斯隧道。许义说打隧道最怕的事就是遇到岩爆和瓦斯气体。我第一次听说“岩爆”一词,字面意思大体就是岩石突然发生爆炸的现象,这也是隧道挖掘过程中最不可控的因素。在修建映秀至汶川高速路段上,当时在汶川福堂隧道掘进途中发生过岩爆现象,所幸的是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在四川,川藏公路二郎山隧道、太平驿水电站等工程中也有岩爆发生。就汶马高速路段,王家寨隧道和新鹧鸪山隧道都属于瓦斯隧道,2005年开挖紫坪铺隧道时发生瓦斯气体爆炸,当时把一辆车直接推出500多米远。是啊,每一段高速路的形成和每一截隧道的掘进,都是众多的筑路人冒着生命危险在风雨中前行。许义是汶马高速筑路人中普通的一员,但是他以青春的信念一直在这条路上风雨兼程。

陪你看风景

世界那么大,每个人都想去看看。

人最简单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带着家人去旅游看风景,给身心彻底放一次假。

汶马高速:天路上奔跑的人

阿坝州位于四川省西北部的高原上,农区牧区山区混合布局,地形复杂,气候也复杂多样,工业农业落后,所以整体经济发展水平不高,但是近二十年来,随着旅游资源的大力开发,九寨黄龙、若尔盖大草原、黄河九曲第一湾、达古冰山、四姑娘山、松坪沟、毕棚沟等自然风景名胜区声名远播,来阿坝州旅游的游客逐年增多,经济收入一年比一年高,老百姓的日子过得越来越红火。

汶马高速:天路上奔跑的人

十多年来,许义一直在汶马高速路段奔波工作,这条线上也有很多绝美的风景。我问过许义:“你觉得汶马高速路段最美的风景在哪里?你都去看过吗?”小伙子轻声告诉我:“听说理县毕棚沟的风光很好,可惜没有时间去看,前些年孩子妈妈说想带儿子去毕棚沟玩玩,结果没有腾出时间来也就搁浅了。我老爸老妈也想进州看看,这么多年也没能了却老人家的心愿。明年嘛,明年一定找个时间带着老人孩子来看看,那时汶马高速路也全程畅通了,有纪念意义。”许义虽是轻描淡写地给我说起没去游玩过的原因,但是从他脸上,我还是看出了愧疚的神情。我跟许义聊起了东方古堡桃坪羌寨、云端上的萝卜寨、卓克基官寨的风雨历史、极具藏族特色的西索民居、松岗直波碉群、神圣的昌列寺、具有欧洲西部特色的大藏风光、山脊上的街市——天街等等。这些美丽的地方都位于许义工作的汶马高速地区,可是他几乎都没有去过。

汶马高速:天路上奔跑的人

那一瞬间我沉默了,我理解许义作为一个普通汶马高速筑路人的无奈,也理解青年人身上的担当与责任。谁不想利用节假日带着父母妻儿度假旅游呢?何况景区就在自己天天工作的地方啊!我自告奋勇地说,下次你家人来马尔康了,我可以给他们当导游。

陪你去看风景,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一件小事,对于常年日夜奋战在高速路段上的人来说,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有的人幸福来得太容易,有的人却要努力去追寻。许义就是如此。陪你去看风景,待到汶马高速完全畅通那一天,所有高速路段上飞奔的车辆就是筑路人内心最美的风景。

总编辑:何君

总审读:周智泉

值班副总编辑:杨刚

编委:梁敏

主编:梁敏

编辑:阿江

作者:周家琴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