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放》 江姐的川大岁月

富达注册【总代QQ223345】

原标题:《待放》 江姐的川大岁月

《待放》 江姐的川大岁月

樊明君

灵动的舞台、鲜活的人物,深邃的思想、鲜明的主题,独特的视角、独到的选材,诗意的台词、诗化的故事,真挚的表演、朴实的情怀,交织的时空、心灵的对话,光辉的历程、厚重的积淀——反映江姐在四川大学学习、生活、战斗和成长的诗意话剧《待放》,金秋时节在成都城市音乐厅深情绽放。

“红岩上红梅开,千里冰霜脚下踩,三九严寒何所惧,一片丹心向阳开,唤醒百花齐开放,高歌欢庆新春来”,《红梅赞》曾经唱遍神州;“红毛衣、蓝旗袍、白围巾、青丝发”的江姐艺术形象深入人心。话剧《待放》尽管也是以江姐事迹为题材的舞台剧,但该剧没有把着力点放在众所周知的红岩事迹上,而是撷取1944年至1946年间,江姐化名江志炜在四川大学学习生活两年多这段鲜为人知的成长经历,立足于川大,以新颖的艺术视点、灵动的表现手法,通过贯穿全剧的成年江姐和学生江姐(江志炜)不断跨越时空、直面交流的方式,饱含深情地展现江姐“来川大、在川大、别川大”的三个过程。通过同学之间、师生之间、姐弟之间的矛盾冲突,突出表现了作为莘莘学子的江姐在大学校园中理想的坚定、信仰的成长和青春的风采。

《待放》的编剧、导演贾立强以诗化戏剧为观众构织起了一台新颖独特而又青春时尚的舞台剧,剧中充满激情与思想的诗化台词、江姐与江志炜跨越时空的心灵对话、自如转换的舞台调度,处处彰显诗化戏剧的魅力和四川大学的光辉历史篇章。剧本是诗与戏的结合,舞台是诗情画意的戏剧时空,《待放》用当下青年观众喜闻乐见的灵动表现手法,以90后、00后青年人熟悉、接受和喜欢的表述方式,演绎70多年前同样年轻的川大学子为理想而奋斗的故事。演出进程中,无论是剧中人物、扮演角色的演员,还是台下观看演出的观众,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就是四川大学莘莘学子,他们济济一堂,共同演绎并感受与川大校史有关的往事。

戏剧为舟、情怀致远。执行导演李东昌为该剧创作设计了一个与诗意内容相一致的演剧风格,并将其一以贯之统一于全剧,透过瑰丽的艺术想象,营造出一种“形散神聚”的写意表达,用一个个新的视点,展现一个鲜为人知的学生江姐,塑造江志炜、彭咏梧、柳一诺、房道梨、甘草等舞台艺术形象。

艺术诉诸情感,哲学诉诸理智,《待放》中引入大量哲理语汇,以展示四川大学深厚的人文积淀。抽象的哲学思辨通过演员扮演角色用朗诵、独白等在舞台上形象展示后,理性的思辨就有了生动与感性。

作为有着百年历史的综合名校,四川大学曾有钱穆、朱光潜、朱自清、陈寅恪、顾颉刚等著名知识分子执教,《待放》着眼于江姐在川大学习、生活、成长,作为学子依附川大母体,在精神能量上吸吮、积淀和自我完善蓄势待发的重要时期。钱穆、陈寅恪、顾颉刚、郭沫若、朱光潜、朱自清、吴玉章、巴金等著名知识分子的舞台艺术形象也出现在剧中,并以人物独白的方式在舞台上传承、传递其炽热的思想与情感。

《待放》的内在结构、节奏韵律、台词语汇是诗化的,音乐、舞美也是诗意的,自然,演员的表演也就融汇了写意与唯美。在转换自如的舞台时空中,扮演学生江志炜的杨涵、扮演江姐的邓滢和扮演彭咏梧的李东昌以及扮演甘草等配角的演员,在舞台上的表演真诚、质朴。尤其是两个女主演杨涵、邓滢,二人分别扮演的学生江志炜和成年江姐,外形靓丽、情感真挚、表演细腻、仪态大方,情绪把握准确,无论是两个江姐在台上直面对话时的情感交流,还是各自表演时的人物个性形象的塑造,都流露和显示了朴素大气的意韵。两个江姐外美内秀的表演,提升了该剧艺术审美与舞台观赏性。

重复与对比,是戏剧表现人物成长、变化的有效手段,常常能收到良好的剧场效果、提升戏剧故事的艺术感染力。《待放》就有一段前后重复与对比的戏剧情节,剧中集江姐同事、恋人、上级等多重身份于一身的彭咏梧在指路江姐到成都、去四川大学充填自己时,两人有这样一番对话。

展开全文                                      

彭咏梧:去吧,去成都,去大学,在一个新的环境里去充填自己。

江志炜:我不想去。

彭咏梧:我以同志的名义规劝你。

江志炜:我拒绝规劝。

彭咏梧:我以恋人的名义催促你。

江志炜:我排斥催促。

彭咏梧:我以上级的名义命令你。

江志炜:你——

彭咏梧:你必须执行。

江志炜:我以极不情愿的心情执行。

彭咏梧:竹筠,其实我何尝不是跟你一样,不想分离,我也珍惜我俩的感情,但是,这份情感必须让位于我们从事,并且在我们心头燃烧的那份艰巨又恢宏的事业。

两年后,江志炜离开四川大学,走上革命征途时,同样的对话在舞台上再次响起:

彭咏梧:志炜,你成长了,不过,又有新的任务给你,你得走了。

江志炜:可我还没毕业。

彭咏梧:你已经毕业了,我以同志的名义规劝你。

江志炜:我接受规劝。

彭咏梧:我以恋人的名义催促你。

江志炜:我接受催促。

彭咏梧:我以上级的名义命令你。

江志炜:我接受命令,这次,是由衷的,只是真要离开的时候,我发现,又那么的不舍。

富达注册江姐的成长在其进入川大学习到离开川大投奔革命时,在这两段一前一后、相互呼应的“重复与对比”台词中得以充分地展现,从拒绝、排斥、不愿,到接受、甘愿、由衷,《待放》形象探索、思辨表达江志炜内心深处情感升华、理想信念建立、坚守的主题得以深入浅出地传递,既表达了江姐坚定的理想信念,又演绎了江志炜眷念的儿女情长。

新颖独特的戏剧结构、哲理思辨的诗化台词、磅礴大气的写意舞美、表演自如的人物塑造、真诚激情的朗诵、独白与舞蹈,《待放》艺术表现江姐与川大的渊源故事,情真意切,动人心弦。

当然,主要由大学生演员扮演的一些群众演员,其台词形体和气度的表现力还略显稚嫩与不足,但微瑕不掩美瑜,《待放》像一株含苞欲放的高品格红梅,金秋时节在蓉城靓丽绽放。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