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义词妈妈

原标题:反义词妈妈

我的妈妈是一个“反义词妈咪”,为什么这么说呢?主要是因为我妈咪对我说话有一个显著特点:喜欢夸大,爱走极端。或许已经鸡毛蒜皮都不足挂齿微不足道的小事,在她嘴里就翻译成了世界末日外星人入侵人类毁灭病毒变异地动山摇天塌了……

每到换季的时节,我身上都特别容易出湿疹。它就像狡猾的猴子,有的时候长在手上,有的时候爬在背上,甚至还会在我的脸上“安窝”。有时一住就是十天半个月,像是一个十足的“地痞流氓”,必须要每天坚持擦药才能赶跑它。虽然我已经对它每年的出现习以为常,可妈咪却不这么认为。

看到我脸上出湿疹了,她蹲下来仔细端详,然后站起来十分严肃地警告我:“完了完了,你要毁容了。赶紧去医院吧,还能给你留个全脸。”不一会儿,她看着我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又拉着我颤抖的小手说:“没关系,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以后整容。”这两句话就像是两颗原子弹,瞬间在我的脑海里炸开了:我还愣着毁容那个劲儿没缓过来,又要去整容了。我一定要去问问医生伯伯还有救吗?我不会真的毁容了吧……我情不自禁地哇哇大哭,拉着姐姐的衣角抽泣:“姐姐快点开、开车车,不然、不然我要、我要毁容了!”姐姐忍住笑意安慰我:“多多,妈咪这是骗你的啦,擦擦药就好了。”“真的吗?”“当然,我不会骗你的。”我幼小的心灵,从小就领教了“妈咪语言”这个可怕“大魔王”的威力。

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的湿疹,被妈咪闹得我要毁容了要去整容。这种乌龙,妈咪可还没少犯。

我手上被真菌感染了。妈咪认真地告诉我:“多多,你得截肢。”

当我被刀割了一个小口一直没有愈合的时候,她紧张兮兮地瞧着我:“你不会快死了吧。”

35码、36码的鞋快容不下我的脚了,她在旁边责怪我:“叫你小的时候不穿袜子,睡觉不箍着脚,我估计你的脚得45码!长大以后没得鞋穿,天天光着脚出门。”

慢慢地,我练就了一个绝世武功:反义耳。只要她唠唠叨叨截肢、毁容、得病、发烧、没鞋穿、肥胖症……一律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并且自动翻译成反义词:没有问题,一点都不碍事,全是小事儿,没关系,过几天就好了,全都是吓唬我的,我没毛病,都是小伤小痛……

我的“反义词妈咪”对我的爱就是这种极端型的。她或许只是想提醒我以后小心一点,可是却不由自主地变成了批评;她或许只是想表扬我,可是口中又变成了挑剔;她或许只是想让我把袜子穿上,可是却开始了她的吐槽大会……久而久之你就会习惯,因为我知道,这些所有的批评所有的挑剔,她都是嘴上说说罢了。她爱我关心我,只是说话方式与众不同,她喜欢正话反说,喜欢夸大其词,有时像个孩子一样执拗地和我唱反调而已。

时间久了,你已经熟悉了这种唠唠叨叨没完没了的极端反义词的表达方式,如果某一天,当她对你说:“没关系,不碍事的,过几天就好了。”我可能反而还会担忧一阵子呢,我还是更喜欢我反义词的妈妈。

成都七中初中附小六年级二班 赵思妍 指导教师 申婕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