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四川•散文】程驰 ‖ 一江冬水向春流(上)

原标题:【方志四川•散文】程驰 ‖ 一江冬水向春流(上)

欢迎关注“方志四川”!

【方志四川•散文】程驰 ‖ 一江冬水向春流(上)

【方志四川•散文】程驰 ‖ 一江冬水向春流(上)

【方志四川•散文】程驰 ‖ 一江冬水向春流(上)

【方志四川•散文】程驰 ‖ 一江冬水向春流(上)

展开全文

一江冬水向春流(上)

程 驰

今年的冬天,来得迟一些,浓一些,拖着沉缓的脚步,与江畔寺庙古钟声交融互生,散发出凛冽苍劲的醇香。

北来的朔风,挟裹着朦胧的雨花儿,带着冰川蛮荒的气息,从蹒跚的暮云里雀跃而下,掠过学校盘虬如墨的黄葛树,又漫过古老而又祥和的金华镇。而后,凛风停留在江面,打着旋儿,伴随南去的涪江水,悠悠流向远方。

【方志四川•散文】程驰 ‖ 一江冬水向春流(上)

涪江冬水

夜色渐深,沉入人们的梦乡。沿江乡村公路上,一辆疾驰而去的老旧面包车,在崎岖而又泥泞的路面颠簸。晚自习下课后,我和另外两位老师去家访年级贫困生小强,他生病在家两天了,家里电话打不通。

【方志四川•散文】程驰 ‖ 一江冬水向春流(上)

冬夜月色

“罗彪,他的情况比较具体,病假又耽误学习了,大家都很担心他,同学们也很想念他。”曹家祥老师紧握方向盘,盯着我,又看看罗彪老师,着急地说道。“就是,他学习很刻苦,成绩还不错,就是家庭情况特殊,父母离异不知所踪,爷爷最近患白内障,七十岁的奶奶又目不识丁。”罗老师叹了一口气。“是啊,贫穷不可怕,可怕的是知识的贫瘠,如果他放弃读书,只会轮回祖辈的命运!”曹老师接过话题。

曹家祥是射洪市金华中学一名普通老师,生于1966年,共产党员,爱生如子,担任班主任30余年。平日里,大家见到曹家祥老师时,都亲切地喊他:“曹哥”,他和蔼可亲,就像他粉笔下亲切的阿拉伯数字,他是一个值得敬重的好大哥;教学上吃得苦,得了重病也坚持教学一线,教学业绩很牛,又得一绰号“曹牛”;在朋友眼中耿直仗义,喝酒非常豪爽,一口吞一杯,街坊四邻都叫他“曹大侠”。往往人们忘记了他的真名,每当这样称呼他时,他总是乐呵呵地微笑着,热情打招呼。

【方志四川•散文】程驰 ‖ 一江冬水向春流(上)

工作中的曹家祥

曹老师的老面包车,穿山越岭,走乡串户,可以说是学校脱贫攻坚战的功勋车,静静地沐浴在阳光下,一尘不染,散发出柔和的光辉。很多人称这辆车为“水陆两用,城乡越野车”,平时只要大家有事用车,即使半夜三更,风雨交加,他从不推却,总是很热心帮忙。或许得益于他岳父是一个驾驶高手,或许是因为他孩子舅舅的车技了得,他驾驶很平稳,大家也称呼他为“曹稳当”。一些朋友、同事刚拿驾照后,节假日都喜欢用他的车提升熟练驾驶技术,他都热心帮忙,总是耐心指导。

【方志四川•散文】程驰 ‖ 一江冬水向春流(上)

夜访贫困生路上

车窗外,云雾翻滚,风雨正下得紧,一阵阵寒意透过缝隙拥挤进来,心有所思,低吟《冬夜即景》:

金华山瘦江雾欢,古渡悠悠落云间。

雨夜长天风作幔,沉沙离水漏思宽。

【方志四川•散文】程驰 ‖ 一江冬水向春流(上)

涪江之畔景色

前方到了村口,熟悉的大黄狗蹦跳着,一边舔舐着我们的衣襟,一边往前撒欢奔跑,给我们带路。

“老师,你们好!”小强病情似乎好了些,面色不再像往日那么蜡黄苍白,多了几分润泽,他从被窝里钻出来,穿上厚厚的棉衣,再套上校服。“几位老师好,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的关心!”他爷爷坐在床上,听声音知道是我们来了。“谢谢你们,辛苦你们了,大半夜的,还来关心我孙子,谢谢!”他奶奶还在忙着剁猪草,热情地和我们打招呼。“不客气,我们来看看小强。”曹老师接过话题。

【方志四川•散文】程驰 ‖ 一江冬水向春流(上)

家访贫困生送的物品

“最近在家怎么样了?”罗老师关切地问道。“成天就知道耍,扫把倒了也不扶一下,还没二孙娃儿懂事,我有空就在外打零工,还要回来给他们煮饭,这几天电话忘记了充费。”他奶奶抱怨道。“你该给他们做一点力所能及的家务活,我平时怎么跟你说的,每天学习没有?”罗老师盯着小强,小声责备道。“我学习了的,家务活做了的,我扫地,准备猪食,照顾弟弟,照顾爷爷,喂家里的小鸡……”小强争辩道,涨红了脸。“他父母离婚后,母亲不知到哪儿去了。他爸爸和后妈基本上没有回家,也不拿一分钱回来,以前回家就知道拳打脚踢孩子,感谢政府、村委会、学校、老师和亲戚朋友伸出援手!”他爷爷缓缓说道。

【方志四川•散文】程驰 ‖ 一江冬水向春流(上)

入户家访

“前几天跟你们说了,带他去看病没有,有时很难控制情绪。”曹老师拧紧眉头,满脸写满焦虑和担忧。“谢谢曹老师,我小学的时候就这样了,控制不住自己走极端的情绪,呵呵,没事儿。”小强笑嘻嘻,说得理直气壮。“干脆不要读书了,这么多年,带你们兄弟俩,照顾老的小的,我也活得够累的。”他奶奶话语逐渐低沉。

一时屋里变得鸦雀无声,寒冷的空气愈加沉重,仿佛天地都凝固了,只有大黄摇着尾巴,在小强床边蹭来蹭去。

【方志四川•散文】程驰 ‖ 一江冬水向春流(上)

金华乡村

“辛苦了,老人家,你们都不容易,我们明天去政府和村委,再次汇报你们的情况,给学校领导再次详细说明情况,生病就要去专业医院检查治疗,不能掉以轻心,不要错过治疗的黄金时期,遵医治疗,有啥困难我们一起来解决。”我一边说,一边给他爷爷递过去一支烟,又给他点燃。“小强,你在家里精神状态很好,要听爷爷、奶奶的话,老师们都很关心你,同学们也牵挂着你,你要重振学习生活信心!”曹老师拍拍小强的肩膀。“老人家,别灰心丧气,有困难找政府、学校、村委会,大家一起想办法。现在医疗技术先进,这也不是啥大病,我以前的学生,也有类似的情况,现在生活、工作蛮好的,他的孩子都读小学了。”曹老师又安慰他奶奶和爷爷。“就是,辛苦了,老人家,我们一起想办法。”罗老师附和着。

“要得,我一定听老师和爷爷奶奶的话!”小强快人快语。“嗯嗯,几位老师说得好,不能在小医院耽误病情了,以前没有意识到病情的严重性,谢谢你们!”他爷爷点点头。“好的,我明天不去打零工了,就带他去绵阳看医生。”他奶奶终于下定了决心,皱纹里挤出了笑容。

【方志四川•散文】程驰 ‖ 一江冬水向春流(上)

与家长交流

“吱呀——“门被推开了,一股寒风破门而入。”耶,你们在爪子呢?好热闹哦,龟儿子天好冷哦!”随之探进了一个小脑袋,小眼睛滴溜溜地转,小强的弟弟笑嘻嘻地盯着我们。“还不滚回去睡觉,生病了没得时间管你!”他奶奶嗔怒道。“嘿嘿,三位老师好,哦,要得要得,再见,嘻嘻!”小家伙裹紧体恤,尴尬一笑,转身咚咚咚一阵跑步声,又消失在深夜,只有室外山风呼啸。

“好的,就这么定了,明天我们分头行动。”曹老师斩钉截铁说道。温暖的灯光下,我们三个分头给小强讲解落下的功课,鼓励他对生活和学习充满信心。小强学习完了,有点困了,钻进被窝去了。我们又和他爷爷推心置腹地交谈,拉家常,谈孩子的学习,家庭的未来和希望。

【方志四川•散文】程驰 ‖ 一江冬水向春流(上)

金华乡间

不知何时雨停了,一轮弦月破云,斜挂在村口山坡上。他们反复推辞,再三道谢,最后开心地接下了我们带来的牛奶,大黄在旁边摇着尾巴,流着哈喇子。“谢谢你们,老师!”老奶奶握着曹老师的手。离开时,已是凌晨一点,不知何时小强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室外“水陆两用车”车顶上已结了一层薄薄的白霜,在月辉下格外清晰。“辛苦你们了,平时担任班主任,班级管理事无巨细,教学任务繁重,特殊学生还要抽晚上和周末去家访!”我深感愧疚,平时忙于工作,对他们的关怀太少了,他们也是血肉之躯,也有家庭和孩子。罗老师刚参加工作几年,工作认真负责;曹老师经常利用周末家访,义务辅导学生,他家里一个人挣工资,还经常周济班上贫困建档立卡生……一边思忖着,一边想着近日家访贫困生事宜,生病的学生即将康复,很快就可以返校了,我多了几分快慰,心头一热,慨叹低吟《冬日扶贫路》:

烽烟日滚山万重,山月云归访河东。

狗吠足音旧相识,扶贫杏路朔雾踪。

回程的路格外轻快,昏黄的灯光刺破黑夜,在寂静的旷野里,如一团柔和的星火,闪烁着,跳跃着,蜿蜒前行,也照亮了曹老师坚毅的面庞,也温暖和照亮了寒夜。忙了一整天,罗老师太累了,斜靠在座椅上,微微鼾声中沉沉入睡。

【方志四川•散文】程驰 ‖ 一江冬水向春流(上)

平时家访的曹家祥

旷野,下起了雾,如棉花般堆满山谷,又似一张巨大的胡棉被子,绵延铺向缓缓东流的河床。散漫的一团团浓雾,好似甜馨的棉花糖,在嘴里融化,慢慢渗进心里。今夜,仿佛也有了初春般的温暖馥郁,相信,明天一定是个晴天。

(未完待续)

(特别申明:为保护隐私,文中学生、家长均使用化名)

【方志四川•散文】程驰 ‖ 一江冬水向春流(上)

作者简介

【方志四川•散文】程驰 ‖ 一江冬水向春流(上)

程驰,笔名闲云野鹤,重庆人,现在四川工作,陈子昂诗社会员、陈子昂研究会会员、射洪市水上运动协会会员。沐阳而生,乐山乐水,沉醉书斋,浸润墨香,静守精神家园。近年来,诗、词、文、赋、新闻通讯、报告文学等散见于省内外刊物或网络平台

【方志四川•散文】程驰 ‖ 一江冬水向春流(上)

【方志四川•散文】程驰 ‖ 一江冬水向春流(上)

方志四川 篆刻:殷智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文/图:程 驰

微刊题字:蓝天果(中国文联文代会代表,商务部中欧协会青少年艺委会副会长,四川省硬笔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毛笔工作委员会主任,四川省书法家协会理事,四川蓝天书画院院长

方志四川部分图片、音视频来自互联网,仅为传播更多信息。文章所含图片、音视频版权归原作者或媒体所有。

【方志四川•散文】程驰 ‖ 一江冬水向春流(上)

【方志四川•散文】程驰 ‖ 一江冬水向春流(上)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