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入麻的继承纠纷!《民法典》:你肯定没认真看过我

原标题:乱入麻的继承纠纷!《民法典》:你肯定没认真看过我

在婚姻家庭类纠纷中,除了离婚纠纷以外,最常见的就是继承纠纷。对于继承的法律法规,不少人都缺乏基础的了解,或者只是一知半解。2021年起实施的《民法典》又不断完善了与继承相关的法律法规,今天就通过一个乱入麻的继承纠纷案例,来了解一下《民法典》对于继承有哪些规定!

春艳经人介绍,与刘明相恋结婚。2004年底,两人的女儿欣欣出生,生活更加幸福。公公刘尚军、婆婆李萍也对这个媳妇非常满意。

天有不测风云,2006年,刘明因病去世,春艳不知道以后的生活何以为计。而刘明家位于城乡结合部,附近有很多的工厂,很多人都到村里来租房。于是,春艳和公婆商。公婆对此并没有意见,但他们没有什么钱,只能让春艳自己筹钱修,并答应修好后房子归春艳和欣欣所有。春艳四处借钱、找修房的师傅,终于在半年以后将房屋修建起来,带着女儿依靠收租金勉强度日。

三年时间过去,春艳一直带着女儿和公婆生活在一起,相互帮衬,生活渐渐好了起来。公婆还有一个女儿叫刘丽,二十岁就外嫁到邻县,刘丽平日里对父母鲜少关心,刘明去世后,刘丽只来看过几次父母,春艳修房需要钱时,她也一口拒绝。

随着政策不断地改变,春艳修的十间房屋全都租了出去,连家里原来的二层小楼和附房都供不应求。一间房租300元以上,一家人的生活变得富足起来。

2010年,婆婆李萍被查出患胃癌晚期,不久就撒手人寰。后来,公公刘尚军又找了一个老伴莫秀英,在家里过着收租、打牌的生活。刘丽则突然变得孝顺起来,经常回娘家。实际上,刘丽是想让父亲把所有房屋的租金全部收起来,一分钱也不给春艳。春艳当然不可能让刘丽的想法得逞,两个人生出了嫌隙。

2013年,春艳与大军再婚,并随大军到邻县生活,春艳所修房屋的租金就由刘尚军和莫秀英收取。春艳考虑到老两口没有其他生活来源,从未向他们要过租金,而且春艳和大军还经常回刘家,陪公公吃饭、聊天,大军也把刘尚军当作春艳的娘家人一样对待。

2016年年底,刘尚军生病住院,刘丽带着刘尚军到公证处写下一份公证遗嘱。家里有两处房屋,原来在宅基地上所修的房屋办理了产权证,而春艳所修的房屋没有办证,所以公证遗嘱的内容只有产权证房屋,刘尚军在房屋中所占份额全部由刘丽继承。拿到这份公证遗嘱,刘丽心里明白,产权证房屋并不能完完全全的属于自己,虽然房屋产权证上只登记了刘尚军一人的名字,但是宅基地证登记的却有5人,分别是刘尚军、李萍、刘明、刘丽以及祖母齐淑君,显然产权证登记是错误的,这套产权证房屋属于5人共有,每人各占20%。祖母齐淑君已经去世,和父亲同辈的还有一个姑姑刘二英。掐指算下来,自己可以继承的也只能是其中的一部分。

想到这,刘丽又生一计。回到家后,刘丽找来两个叔叔,让刘尚军重新立下遗嘱:产权证房屋全部由刘丽继承,春艳所修的房屋仅给欣欣2间,莫秀英2间,其余归刘丽继承。而在这份打印的代书遗嘱上,代书人处没有签字。

2017年9月,刘尚军因医治无效去世,刘丽将刘尚军所作的两份遗嘱以快递的方式邮寄给春艳,称自己将按照遗嘱的内容继承刘尚军的遗产。春艳对于刘丽出事的这份遗嘱表示异议,在律师的帮助下,春艳将刘丽等人起诉至法院,要求1、依法判决春艳享有产权证房屋5%的份额,欣欣享有产权证房屋15%的份额;2、依法判决未办理产权证的房屋由春艳和欣欣居住使用。

最终法院判决:一、被继承人齐淑君、刘尚军、李萍、刘明及被告刘丽所有的房屋(产权证)由春艳、欣欣、刘丽、刘二英共有,其中春艳享有5%的份额、欣欣享有15%的份额、刘丽享有70%的份额、刘二英享有10%的份额。二、驳回春艳的其他诉讼请求。

展开全文

【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解读嘉宾

乱入麻的继承纠纷!《民法典》:你肯定没认真看过我

龙泉驿区司法局 副局长 陈静

乱入麻的继承纠纷!《民法典》:你肯定没认真看过我

四川明炬(龙泉驿)律师事务所 律师 何碧辉

法院是如何认定刘尚军的房屋份额的?

首先了解一下法定继承的顺序,《继承法》第十条规定:遗产按照下列顺序继承:第一顺序:配偶、子女、父母。第二顺序: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继承开始后,由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第二顺序继承人不继承。没有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的,由第二顺序继承人继承。

其次,我们来分析一下本案中继承关系。本案中有四个继承关系,第一个是被继承人齐淑君,第二个是被继承人刘明,第三个是被继承人李萍,第四个才是被继承人刘尚军。

再次,我们再来确定刘尚军在房屋中享有的份额。要确定刘尚军在房屋所享有的份额,就要先把前三个继承关系解决掉。在被继承人齐淑君遗产分割中,齐淑君的父母、配偶均先于其去世,其在案涉房屋中享有20%的份额,其女儿刘二英没有作出放弃继承的意思表示,那么就由刘尚军和刘二英各继承10%的份额。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下列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一)工资、奖金;(二)生产、经营的收益;(三)知识产权的收益;(四)继承或赠与所得的财产,但本法第十八条第三项规定的除外;(五)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刘尚军继承的10%的份额属于他与李萍的夫妻共同财产,所以刘尚享和李萍各享5%的份额。在被继承人刘明的遗产分割时,其名下享有20%的份额,由刘尚军、李萍、春艳、欣欣各继承5%。在被继承人李萍遗产分割时,其父母早于其去世,其名下享有30%(原有20%,继承齐淑君的5%、继承刘明的5%,合计30%)的份额,由刘尚军、刘丽、欣欣各继承10%。

为什么欣欣享有继承权呢?因为刘明先于李萍去世,根据《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二十八条:“被继承人的子女先于被继承人死亡的,由被继承人的子女的晚辈直系血亲代位继承。被继承人的兄弟姐妹先于被继承人死亡的,由被继承人的兄弟姐妹的子女代位继承。代位继承人一般只能继承被代位继承人有权继承的遗产份额”。所以刘明应继承的份额由刘明的女儿欣欣代位继承。这三个继承关系分割完了以后,刘尚军原有20%的份额,加上其继承齐淑君的5%,继承刘明的5%和继承李萍的10%,那么刘尚军在案涉房屋中的份额为40%。

被继承人的遗产通常包括哪些?

《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二十二条:遗产是自然人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由于社会不断发展带来的财产权益形态日趋多样化,因此继承编并未对遗产的范围进行列举。众所周知的,像存款、房屋、股票、知识产权中的财产权利等等,现在还有微信、支付宝中的财产权利等等。

这里需要强调的是个人的,合法的。而本案中涉及的产权证房屋是宅基地,由于历史原因,在办理房产证的时候,往往会登记在户主一人名下。但宅基地是家庭共有,因此涉案的产权证房屋系五人所有,分别为齐淑君20%、刘尚军20%、李萍20%、刘丽20%、刘明20%,而非刘尚军个人所有,刘尚军仅仅只有该房屋的份额。由于五人当中,齐淑君、李萍、刘明都先于刘尚军死亡,那么就要通过将三人的遗产进行分割,来确定刘尚军的份额。

继承的顺序是怎样的?

《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二十三条规定:“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或者遗赠办理;有遗赠扶养协议的,按照协议办理。”也就是说,法定继承是兜底的。在同时有遗赠扶养协议又有遗嘱的,如果两者没有抵触,遗产就分别按照协议和遗嘱处理;如果有抵触,按协议处理,与协议抵触的遗嘱全部或部分无效。这也是因为遗赠扶养协议中包含有“扶养”义务,而遗嘱或遗赠都无偿的。

本案中还涉及到公证遗嘱、代书遗嘱,又是如何适用的呢?《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四十二条“遗嘱人以不同形式立有数份内容相抵触的遗嘱,其中有公证遗嘱的,以最后所立公证遗嘱为准;没有公证遗嘱的,以最后所立的遗嘱为准”。那么本案中适用的是公证遗嘱。由于这子是2017年的案子,《民法典》还没有实施,适用的是原来的法律规定。《民法典》第一千一百四十二条:“遗嘱人可以撤回、变更自己所立的遗嘱。立遗嘱后,遗嘱人实施与遗嘱内容相反的民事法律行为的,视为对遗嘱相关内容的撤回。立有数份遗嘱,内容相抵触的,以最后的遗嘱为准。”这一条的规定,意味着《民法典》继承编允许其他遗嘱对公证遗嘱进行撤销、变更。

遗嘱有哪些形式?如何才能让遗嘱有效?

《民法典》中对遗嘱的形式和方式都作了规定。遗嘱分为自书遗嘱、代书遗嘱、打印遗嘱、录音录像遗嘱、口头遗嘱以及公证遗嘱。相对于《继承法》,《民法典》增加了打印遗嘱和录像遗嘱。每一种立遗嘱的方式,只要符合法律规定的要件,都是有效的。代书遗嘱需要注意就是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由其中一人代书。打印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遗嘱人和见证人应当在遗嘱每一页签名,注明日期。以录音或录像形式立的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遗嘱人和见证人应当在录音录像中记录其姓名或者肖像以及日期。个人建议,由于现在很多高龄的老年人想要写遗嘱,实践当中,七十岁以上老人就需要做精神鉴定,除去公证遗嘱,在用其他形式立遗嘱的时候,也应当先进行精神鉴定,以此确定立遗嘱时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意思清醒,而保证遗嘱的效力。

就本案而言,刘尚军后一份遗嘱是否有效呢?从形式上说,在《民法典》还未实施以前,没有规定有“打印遗嘱”这种形式,在司法实践当中,法院对该种类型遗嘱的有效性存在着巨大的争议。按照当时的法律规定,刘尚军后一份遗嘱应属于代书遗嘱。《继承法》第十七条第三款:“代书遗嘱需要注意就是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由其中一人代书,注明年、月、日,并由代书人、其他见证人和遗嘱人签名。”该份遗嘱并非代书人书写,代书人处也没有签名。从内容上说,产权证房屋系宅基地,系五人所有,而刘尚军仅占其中40%的份额,其将该房屋全部给刘丽继承,这条应属无效。对于另一处没有产权证的房屋,该房屋实际上系春艳和欣欣共同所有。即便是按照刘丽的想法,春艳与刘尚军、李萍之间没有协议,没有其他的证据来证明房屋系春艳和欣欣共有,但该房屋也是刘尚军、李萍、春艳、欣欣共有的,刘尚军仅占33%的份额。遗嘱处分的是个人的财产,刘尚军将别人的财产也进行的处置,我个人认为,他的该份遗嘱应属无效。

放弃继承协议,有用吗?

继承是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的,但很多人都不太理解这一点。有很多多子女家庭,几个子女往往会就老人的赡养问题达成协议,其中就有待老人去世时,某人放弃继承老人的遗产的条款。而在达成协议的时候,老人还在世,继承还没有开始,因此这种条款是无效的。而这些协议往往也成了很多继承纠纷的诱因。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应当在遗产处理前,作出放弃继承的表示;没有表示的,视为接受继承。民法典一千一百二十四条增加了“以书面形式作出放弃继承的表示”。如果要放弃继承的话,需要以书面形式作出,否则视为接受继承。

本案中,在齐淑君的继承关系中,齐淑君享有20%的份额,其女儿刘二英未作出放弃继承的表示,故视为接受继承,其在该房屋中享有10%的份额。

什么是代位继承?

代位继承是继承关系中的一种特殊形式,像这样的特殊形式,除了代位继承,还有一种叫做转继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五十二条的规定:“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没有表示放弃继承,并于遗产分割前死亡的,其继承遗产的权利转移给他的合法继承人。”

本案中,涉及了四个继承关系,每个继承关系都可以单独为一个案件。只是由于继承的财产均为同一房产,为避免诉累,法官就一并审理了。单纯地来看齐淑君的继承关系,刘尚军在继承开始后没有表示放弃继承,在遣产分割前已经死亡,其应继承的5%的份额就转移给他的公证遣嘱继承人刘丽。

继承过程中,还应注意这些问题!

继承编新增了“遗产管理人”的概念,继承人可以作为遗产管理人,民政局和村民委员会也可以担任遗产管理人,对于遗产管理人的职责也进行了详尽的规定,也明确了遗产管理人可取得报酬。第一千一百五十五条:“遗产分割时,应当保留胎儿的继承份额。胎儿娩出时是死体的,保留的份额按照法定继承办。”这一条需要注意的就是,娩出是死体与出生后死亡是不一样,产生的法律后果也不同。如胎儿出生后死亡的,由其(胎儿)继承人继承。

中国有“父债子偿”的说法,是不是父亲欠的就一定要子女来偿还呢?多个子女的应该由谁来偿还呢?《民法典》规定:“分割遗产,应当清偿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但是,应当为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继承人保留必要的遗产”;“继承人以所得遗产实际价值为限清偿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对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可以不负清偿责任”;“既有法定继承又有遗嘱继承、遗赠的,由法定继承人清偿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超过法定继承遗产实际价值部分,由遗嘱继承人和受遗赠人按比例以所得遗产清偿”。

主管:成都市司法局

总编:唐洪春 主编:张娅

责任编辑:谭浩 编辑:盖丹阳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