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书的命运

原标题:一本书的命运

一本书的命运

一本书的命运

□李立(江油)

前年初春,因为脱贫攻坚工作,我到了江油北部的敬元乡。那里山高坡陡,村民居住分散,交通极为不便,群众增收困难。一直以来,包括敬元乡在内的北部数个山区乡镇经济大大落后于县域内的丘陵和平坝地区。精准脱贫攻坚工作开展以后,北部山区便成了县域内的工作重点,敬元乡自然也位列其中。

工作间隙,我在政府办公楼里溜达,没想到乡政府居然还有一个图书室,我便钻进去瞧,看有没有自己喜欢的书。

图书室只有一间屋子,除了窗户,三面墙壁都放了书架,书也放得满满的,有言情的,有武打的,也有近年流行的玄幻小说,当然,还有各种经济作物种植和小家禽养殖的书籍。看着看着,我就看见了蒋雪峰的诗集《从此以后》,我数了数,共9本,挨挨挤挤地放在一起,我猜想,应该是10本吧,是不是哪位喜欢读诗的朋友拿走了一本,或者某个阅读者放在了别处,我没有发现罢了。看得出来,这9本书,自从放上书架,可能就再没人翻阅了。

我心里一阵难过,为蒋雪峰,也为这本书。蒋雪峰是江油本地人,中国作协会员,他的诗集曾获得过四川文学奖,诗集《从此以后》是四川省委宣传部在全川筛选推广的重点诗歌作品。以蒋雪峰的诗歌影响力,他的书放在一个乡政府的图书室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但它们一本本排列在敬元这个偏僻小乡的图书室里,寂寞地躺在书架上,不为人所读,多少有些让人惋惜。

扶贫是前几年贫困乡村最艰苦的一项攻坚工作,有一句话叫做“扶贫先扶智”。我所知道的扶贫工作,所谓“扶智”,就是交给贫困户一些能够立竿见影的种养技能,至于诗歌,那是闲人的艺术,不能帮助贫困户直接增加收入,不可能列入“扶智”的范畴。所以,一个诗人的诗集在此受到冷落,似乎也是情理中的事情。

据我所知,自扶贫工作开展以后,因为工作需要,蒋雪峰和文友们曾在江油北部几个山区小乡驻扎多日,走村串户,与村民同吃同住,采访了山区大量不为人知的人物和故事,为我们讲述了山区人民如何克服困难、摆脱贫困的生动实践。这些人物和故事不仅激励着山区人民,也鼓舞了扶贫干部,这就是精神的力量。从这个意义上说,不管是脱贫攻坚还是乡村振兴,包括诗歌在内的文学作品都不应该缺席。

收藏

举报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