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丁真,带火了甘孜雪域的政法人”

原标题:“老年丁真,带火了甘孜雪域的政法人”

四川政法声音

聚焦政法热点,发布权威信息

在海拔超过4000米的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一位年近六旬的藏族法官总是带着国徽深入牧区,打通法治建设的最后一公里。他就是“马背上的法官”——罗江益。

他是“全国最美善行者”

“全国法院人民法庭工作先进个人

3月26日,甘孜藏族自治州全州政法系统英模事迹报告会在康定召开。报告会上,罗江益用朴实生动的语言,讲述了自己的故事,引起了现场干警的强烈共鸣。

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进他的故事。

“老年丁真,带火了甘孜雪域的政法人”

同事们时常开他玩笑,说他是“大器晚成,有老来福”; 也有人说,“他是老年丁真,带火了甘孜雪域的政法人”。但他深知,这幸福的源头是组织的关心,群众的信赖,党的培养和各位领导同事的厚爱。其实,他只是千万个甘孜政法人的一个缩影,是这个刚强坚韧、志强不息的政法群体影响了他、成就了他。他就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基层法官,从事着最本职的工作,并没有大家说的那么好。

“老年丁真,带火了甘孜雪域的政法人”

展开全文

身边的同事、朋友以及媒体总爱问的一句话“ 是什么样的力量让能够他扎根基层法庭40年?岁月不居,时节如流。时间确实过得很快,一晃眼,站在岁月的彼岸回望,他仍然能够清晰的记得年轻时从事法院工作时的情形。他出生长大的地方就是石渠县洛须镇,那里是个山美水美的地方。

“老年丁真,带火了甘孜雪域的政法人”

1979年12月,他在洛须参加工作,1983年调入石渠法院洛须人民法庭, 成为一名法院干警,身穿制服,头顶国徽,手拿案卷,为民断案,打心底里充满着荣耀感和自豪感,从穿上这身衣服起,就没有打算再脱下来。来到洛须人民法庭,也就再没有挪个窝,在洛须人民法庭一直工作到了退休。也由此,政治部的同事总是打趣的说,他的简历最“简单”。在近40年的办案生涯里,骑坏了三辆自行车、两辆摩托车,开旧了两辆越野车,见证了人民法庭由土房到瓦房,再由楼房到智能化审判业务用房的转变。也经历了由书记员到审判员,再到人民法庭庭长的转变。

“老年丁真,带火了甘孜雪域的政法人”

时代在变迁,社会在发展,而他和洛须四乡一镇的群众也由陌生变得熟悉,由熟悉变得亲切。当地的群众有的叫他“老罗”,有的叫“罗叔”,还有的叫“江益哥”,“有矛盾纠纷找罗江益”已经成为了当地人的习惯。就这样日积月累,他逐渐的发现,对这里的环境熟了,熟到几乎可以背出哪个村有多少户、多少人。和当地群众的感情近了,近得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最重要的是,发觉他在群众心中的分量重了,这份重量和法徽的重量都压在他的胸口。

“老年丁真,带火了甘孜雪域的政法人”

他觉得,热爱就是最大的动力。 只要你热爱这份职业,善于去专研、去学习,就一定能够把工作做好。“再好的法律都是为群众服务的”,这是他在微电影里的台词,也是他一直坚守的理念。

从事法官这么多年来,可以说,当地群众的纠纷就像他的家务事一样,已经非常熟悉群众矛盾纠纷发展的规律,深入群众久了,自然知道该用哪把“钥匙”才能打开群众的“心结”,这么多年,他结合法律和当地的民风民俗,调解的矛盾纠纷不下千件,基本上实现了案结人和。时间久了,群众相信他的办案能力,有了纠纷都会等着他来调,说是有他在心里就踏实。根据多年办案的经验,他总结成了16个字: “依靠群众、调查研究、着重调解、就地办案”。只有紧紧地依靠群众,用真情联系群众,才能真正把公平办到人心。

“老年丁真,带火了甘孜雪域的政法人”

也有人问“一辈子就当一名基层法官,就没想过苦不苦,划不划得来”。其实,苦,怎么不苦嘛!一是留人苦,他在洛须带了十多个徒弟,徒弟们大部分都离开了洛须,到了县上,或者去了更好的城市工作, 在内心也渴望年轻徒弟能够像他一样一直坚守在洛须,成为群众心中坚实的法律依靠。二是办案苦,尤其是下乡开展巡回办案,一下乡就是一个星期,有路的地方开车,没路的牧区就骑马。

“老年丁真,带火了甘孜雪域的政法人”

石渠与青海界河金沙江畔的小道冲果崖子

特别是下乡要经过的“冲果崖子”,是他最怕的一段路,大概两公里的“冲果崖子”被当地人称为“鬼门关”,一旁是飞沙走石、陡峭的山崖,一旁是临空悬崖、奔流的金沙江,根本不敢看车外。道路极其狭窄,飞石扎死人的事情经常发生,泥石流、暴风雪、狂风暴雨、闪电雷鸣、与野兽狭路相逢也是那时候办案路上的独特风景。

在这里,每一件案件都关系民生,每一起案件都不是小事。外人可能无法理解,在石渠,农牧民的宗族观念、家族观念非常的强,往往草山、离婚、买卖等小小的纠纷时常会引发两个部落、两个家族、两个乡村的矛盾升级,曾经,就发生过两个当事人之间因几千块钱的买卖纠纷,没有及时调解,而引发持刀杀人的血案,令人痛心。所以,化解小纠纷就是预防大矛盾,每一件案件,他都割舍不下。只要自己的付出能够换来一方百姓的安宁,自己受再大的苦也是幸福的。

当然,也有人问他,“当了一辈子的法官,就没有什么遗憾吗?”,其实也有,都是父母的子女,子女的父母,都想给孩子、妻子、父母最好的陪伴和照顾, 可是有时,却很难做到家庭和工作的两者兼顾。

2002年,他的妻子因车祸去世了。在他和妻子阴阳相隔后,也曾扪心自问,妻子在世时,把大量的时间花在了工作上,除了把照顾孩子,照顾父母,操持家务的家庭重任交给她外,没有陪她到处走走,陪她买买新衣服,也没来得及说一声“辛苦了!”。

“老年丁真,带火了甘孜雪域的政法人”

妻子走后,两个孩子还小,家庭、工作的担子,重重的压在了他的肩上。那时,每次下乡巡回办案,少则一周,多则两月,只好把孩子寄放在他们的外婆家。多年来,每次提起这件事,就觉得对孩子和家人深感亏欠。

现在,虽然他已退休,但说要离开工作了大半辈子的洛须人民法庭,还真舍不得!庆幸的是,在中院党组、石渠法院的关心下,又被石渠县法院返聘为洛须人民法庭的调解员,还专门为他成立了“罗江益工作室”,也算是退休不褪色,继续发挥一下余热,再带几个徒弟。

作为一名老党员、老法官、老同志,曾经已走过万水千山,但新时代的长征路上仍然充满艰巨繁重的风险挑战,他和大家仍然在法治建设新征程上共同奋斗。

“老年丁真,带火了甘孜雪域的政法人”

来源:甘孜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END

投稿邮箱: sccawbjb@163.com

◇ 黑老大逼走镇党委书记!辞职后,他联系到了全国扫黑办……

◇ “我为群众办实事”,政法机关如何解决群众愁难急盼问题?

◇ 全省政法系统扎实推进党史学习教育

更多四川政法系统讯息

扫码访问

官方微信

方网站

点分享

点收藏

点点赞

点在看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