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诗人 脚手架上写出高原风情

原标题:农民工诗人 脚手架上写出高原风情

农民工诗人 脚手架上写出高原风情

农民工诗人 脚手架上写出高原风情

□特约通讯员 彭杰

3月14日,南充市营山县举办农民工诗人朔风诗集《极地世界》研讨会。来自成都、南充的诗人、作家、学者和营山文艺界人士等聚集一堂,研读朔风的诗集,探讨他对当地发展文艺事业的意义。

一位农民工诗人,如何写出自己的诗意生活?3月20日,笔者采访了朔风,听他讲述了自己的创作故事。

追逐文学梦想

朔风,1964年1月出生于营山县回龙镇(原丰产乡)。农村艰难的生活磨练出他吃苦耐劳、坚韧执著的品质。

“我小时候心中最大的世界,就是远处的营山县城,家乡美丽的自然风光和淳朴的民风,成为我心目中最宝贵的财富。”朔风回忆说,他在村校读初一时,《青春之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茶花女》等文学名著他都借来认真阅读,逐渐对文学产生了浓厚兴趣。

初中毕业后,朔风考上高中,因家境贫寒没有去读,而是南下广东打工。在那里朔风没有找到合适的工厂,兜里住旅馆的钱没有了,他就把水泥下水管当成临时的“家”。即使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他也没有放弃阅读。

1984年,朔风怀揣作家梦想回到老家,尝试小说创作。他花3年时间,写出了长达30万字的长篇小说《岛儿村》,并请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周克芹老师阅稿。周克芹看了后,鼓励朔风多读中外名著,加强文学修养,并赠送了他创作的长篇小说《许茂和他的女儿们》。

历时3年创作,小说却未能出版,朔风有些失落。娶妻生子之后,迫于生计,朔风不得不停止文学创作外出打工,把文学梦埋藏在心底。

1999年5月,朔风去西藏当泥水工。圣洁的雪山、古老的冰川、高原的风土人情激发了朔风的灵感。在仔细阅读了《西藏文学》后,他的心里有了新的努力方向 。“《西藏文学》那上面有很多自由诗歌,我逐渐产生了写诗的想法。”朔风对诗歌创作的初衷记忆犹新。

创作诗歌出诗集

朔风说,在西藏工作时,他爱上了西藏这块圣洁的土地,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简单、自然、纯朴、纯粹。在这里他每天过着简单的生活,白天劳动,晚上读书,在中外名著的海洋里吸取营养,他的极地世界变得多姿多彩。

在读书的空闲时光里,在脚手架上攀爬的间隙,在甜茶馆里,朔风用手机写诗,把对极地的感悟、对家乡的思念、对祖国的热爱、对人生的思考都倾注笔端。他在《天下云山》网络平台陆续发表“狼人素歌”系列诗。停工休息期间,朔风还到羌塘草原、当雄草原、浪卡子羊湖等地去采风找灵感。

截至2020年6月,朔风写了300多首诗歌。他的大部分诗属于现代抒情诗写法,诗里面有人物,有故事,有思想,尤其是“故事性”相当突出。他将个人、社会、自然的美丽与苦难、希望与忧患联系在一起,经过想象、联想和理性加工,最终让诗歌成形,获得了较好的艺术效果。

朔风的诗歌在广大读者中引起强烈反响,北京、武汉等文学杂志社纷纷向他约稿,西藏自治区文联和作协专门组织专家学者研讨他的作品。2020年10月,朔风被吸收为拉萨市作协会员。

“诗集《极地世界》收录了‘狼人素歌’系列诗中的 90 多首。家乡为我举办诗集《极地世界》研讨会,我非常感动、激动,这对我以后是一个指引,我将把这次研讨会化作一种动力 ,努 力 写 出 更 多 更 好 的 作品。”朔风表示。

收藏

举报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