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姐姐,我不能如期报到了,我已经写好遗书......”

原标题:“警察姐姐,我不能如期报到了,我已经写好遗书......”

四川政法声音

聚焦政法热点,发布权威信息

“警察姐姐,我不能如期报到了……,我已经写好遗书,选择解脱了。谢谢警察姐姐同志的帮助。”4月1日下午4时41分,四川省自贡市大安公安分局禁毒大队辅警李艳收到一条短信,发信人是大安区社区戒毒康复中心3月份刚刚接收的强制戒毒人员晓丽(化名)。

在对短信内容进行迅速研判后,大安公安分局禁毒大队立即将情况上报指挥中心,一场查找搜救行动迅速展开。

当晚7时许,在市区某宾馆天台上的晓丽在民警反复短信劝说后,主动回到楼下,与在街边翘首盼望的李艳相拥而泣。

4月4日,晓丽将登上飞机离开四川,重返务工地开始自己新的生活。

“警察姐姐,我不能如期报到了,我已经写好遗书......”

轻生女坐在天台边

一条“诀别”短信吓坏警察姐姐

4月1日下午,正在大安区社区戒毒康复中心忙碌的李艳突然收到备注名为“晓丽幺妹”的号码发来的短信:“警察姐姐,我不能如期报到了……,我已经没有活着的勇气和尊严,我已经写好遗书,选择解脱了。谢谢警察姐姐同志的帮助。”

“警察姐姐,我不能如期报到了,我已经写好遗书......”

展开全文

晓丽是今年3月被外省务工地公安机关处以社区戒毒处罚,3月29日才回到户籍地自贡市大安区社区戒毒中心报到的戒毒人员。按照社区戒毒人员管理规定,晓丽必须每月到社区报到接受检查。

“她的家庭情况比较复杂,因征地拆迁等经济纠纷,和母亲及妹妹产生了矛盾。”对戒毒人员家庭情况一清二楚的李艳很快判断,这条短信绝不是无病呻吟,肯定是事出有因。

“一般吸毒人员都容易受到家人和亲友的歧视,产生挫败感,一旦发生矛盾,情绪冲动之下很容易选择轻生的念头和行为。”大安公安分局禁毒大队长吕庭玺接到报告后不敢怠慢,立即将情况上报分局指挥中心

37条短信打开戒毒女心扉

大安公安分局领导接到报告后,立即命令全局各警种展开行动,根据前期“访、察、化、保”行动数据信息,全力开展查找搜救行动。

在此过程中,李艳和禁毒大队副大队长陈莉不断拨打晓丽电话,但均无法接通。“我们分析她已经把所有来电设为拒接电话。”

于是,短信成为民警和晓丽之间唯一的联系方式。

“妹妹你相信我吧,你喊我姐姐,我能帮到你,真的!”

“曾经吸毒不是我自愿也不是我想的,像我这种人就应该早死早清静。”

“做过错事不可能一辈子都会做错事,相信自己,姐姐也相信你。那天你还说要回到那个地方上班哒。”

“姐姐我已经是个废人了,我知道自己错了当初不该吸毒。不说了姐姐永别了,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不会让自己活得身不由己。”

“我真的很担心你,回个电话好吗?我现在家都没有回,就坐在办公室等你电话和短信。”

陈莉和李艳轮换着和晓丽进行短信沟通,“我们相信,只要她愿意回短信,就一定可以把她劝回来。”

警察姐姐从天台边劝回轻生女

在陈莉等人和晓丽进行短信沟通的过程中,警方已经查找到晓丽所在的大致区域位于自贡城区同兴路某段。禁毒大队民警们迅速从不同方向赶到那里,陈莉和李艳也在警车上便发短信边赶到现场。此时已是傍晚6点多钟。

陈莉等人看到晓丽在微信朋友圈发出的照片,她坐在一栋楼房的天台边沿,随时都有可能纵身跳下,后果不堪设想。

陈莉和李艳反复和晓丽谈心,激发她的柔情。当晓丽发来“姐姐你不知道我心里好疼好苦”的短信时,陈莉等人立即开展攻势,设法引导晓丽说出了自己的位置:同兴路某宾馆七楼天台。

警方立即部署救援,陈莉等人反复劝说,晚上6时40分左右,晓丽终于答应离开天台,到楼下与李艳见面。

为了避免引起行人注意,穿着警服的李艳赶紧在路边店铺里随意买了一件衣服换上,镇静地来到宾馆楼下等待晓丽。

“警察姐姐,我不能如期报到了,我已经写好遗书......”

女民警短信劝回轻生女

“我们赶到宾馆楼下门口时,看到她瘫坐在街沿边。”一见到李艳,晓丽就像见到亲人一样一下子抱住她,然后放声大哭。

一场历时两小时的搜救获得成功。

7小时细心协调解开母女间心结

陈莉和李艳带着晓丽在就近茶楼坐下,让她平息情绪后,又给她买来晚饭。看着晓丽狼吞虎咽地吃完,两个女民警不禁感到心疼。随后,晓丽跟着陈莉等人返回大安分局。

“找到人并不意味着成功,要找出轻生的原因并消除它,这件事才算彻底了结。”吕庭玺说,经过详细询问,晓丽想要轻生的原因主要因为与亲生母亲(亲生父亲和继父均已去世)和同母异父妹妹之间,因家庭经济等发生矛盾。

为了彻底化解晓丽和家人之间的矛盾,大安分局立即邀请晓丽所在乡镇和村社负责人,并派车接来晓丽母亲和妹妹,在分局进行协调沟通。

“一大群人反复和她们母女交流,讲亲情、讲法律、讲道理,主要目的就是劝说她们放弃前嫌,以亲情为重,以女儿未来的人生为重。”

警方还告诉晓丽的母亲,晓丽的两次尿液检测都是阴性,说明她的戒毒已经取得了阶段性效果。“这个时候她更需要亲情的关怀和鼓励,才能最终彻底摆脱毒魔,回归社会。”

4月1日凌晨3点,在晓丽主动写下“今后要敬重和孝顺母亲”的承诺书,母亲和妹妹也主动写下“要以亲情为重,公平处理土地补偿金”的声明后,母女三人相互依偎着乘车回家。

4月3日,陈莉和李艳再次发短信询问晓丽:“幺妹吃午饭没有?”,立即收到回信:“姐姐,我订了明天的票回打工的地方了。六月份回来,姐姐我好喜欢你。爱你!”

这条短信让陈莉和李艳泪流满面。

来源:封面新闻

END

投稿邮箱:sccawbjb@163.com

◇ 中纪委清明“打虎”!【新闻速览】

◇ 11死19伤!公安部已派出工作组

◇ 新疆政法委原副书记竟是“两面人”:政法队伍中的定时炸弹必须定点清除!

更多四川政法系统讯息

扫码访问

官方微信

长按关注

方网站

点分享

点收藏

点点赞

点在看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