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乡愁】会东记忆:从“盐”而来的称呼 由“水”而变的地名

原标题:【中国乡愁】会东记忆:从“盐”而来的称呼 由“水”而变的地名

溜姑乡甘盐井村,位于金沙江畔的高山峭壁上,临近金东大桥,是出川入滇的一处要道,两百年前的甘盐井村还是荒无人烟的不毛之地,什么时候开始有人在此定居已难以考证,而甘盐井村这个地名的由来,还得从新中国成立前说起。

【中国乡愁】会东记忆:从“盐”而来的称呼 由“水”而变的地名

甘盐井村也有人称为干盐井村,关于地名由来,村里年轻人多数只知道大概,并不十分了解,为了深入探寻其中的故事,记者只好到村里寻找上了年纪的老人家,或许是运气极好,正巧在前往村子的路边遇到了外出散步的高定江。

【中国乡愁】会东记忆:从“盐”而来的称呼 由“水”而变的地名

1931年出生的高定江,今年已90岁高龄,精神矍铄,口齿依然清楚,只是稍微有一些耳背,面对记者的好奇心,堪称是活历史的他兴致很高,“打小便听村里长辈说起,二十世纪20年代,从云南来了个‘黑连长’,带着一拨人在江畔滩涂处挖井制盐,一番辛苦后只制成粗糙的盐饼,最后以失败收场,只盐井这个地名得到了保留。盐井的水干了,加之江岸边高山峭壁环境条件恶劣,干旱少水,由此得名干盐井。

【中国乡愁】会东记忆:从“盐”而来的称呼 由“水”而变的地名

展开全文

说起从前干盐井村的干,年事已高的高定江记忆犹新,他说道:“那时候山上只有一股手臂粗的溪流,我们只能用扁担挑着木桶去打水,大半天工夫打得两担子水,到旱季溪水干了还得到江边去挑。”饮水尚且如此困难,灌溉更是大问题,水在江中流,人在岸上愁便成了当地人真实的生活写照,老辈人“望江兴叹”,为了生计只得种些不和人抢水喝的高粱,艰难度日。

干盐井村的贫困首疾在水,要解决却是难如登天,在连峰去天不盈尺的峭壁上建成一条大型引水渠道,以当时的生产力条件,可以说是“天方夜谭”。

【中国乡愁】会东记忆:从“盐”而来的称呼 由“水”而变的地名

那是1967年的3月,经省、州、县各级党委、政府充分调研、反复认证工程可行性的野牛坪大堰正式施工,从松坪区星火公社、前卫公社、战旗公社等七个公社调集的三千余人,怀着破釜沉舟的决心,以血汗为镐,硬生生击败了大自然,实现了这个“奇迹”。耗时六年零三个月,劈山破岳,好似愚公移山般凿出这条人工天河,峥嵘的峭壁上如同被一把大刀劈开一般,留下了深深的痕迹,这条“刀痕”,引来了干盐井村的生命之水,荒凉的干盐井村从此迎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中国乡愁】会东记忆:从“盐”而来的称呼 由“水”而变的地名

引得甘泉来,或许从那时起干盐井村便成了甘盐井村。

解决了灌溉用水的问题,甘盐井村发展道路上最大的阻碍——炎热,反而成了当地致富奔康的翅膀,沿江肥沃的土壤加上适宜的气候,让老百姓们四季不闲田,把高粱换果园,枇杷、芒果、香蕉等热带果蔬成了当地特产,农民人均收入也节节攀升。

【中国乡愁】会东记忆:从“盐”而来的称呼 由“水”而变的地名

脱贫攻坚春风中,甘盐井村家家户户都通上了自来水,饮用水问题得到了彻底的解决,如今已经彻底不缺水了,地名中的“甘”便显得不再贴合时宜。白鹤滩水电站移民搬迁开始后,甘盐井村划分出一部分土地新建迁建集镇,定名为金东村,余下的土地改定为盐井村,以纪念处于白鹤滩水电站库区淹没范围内的盐井遗址。

时光飞逝,曾经的盐井已被砂石覆没,那个荒凉的甘盐井村也变得物产丰富、欣欣向荣,交谈中老人高定江多次感慨地说道:“我年轻时想都不敢想如今会有这么幸福,生活条件几十年间真的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心里永远感激着共产党。如今国家正在修白鹤滩水电站,我们老百姓也应该发扬那些年的‘大堰精神’,现在也不需要流血流汗,跟着党的政策走就可以了。”

【中国乡愁】会东记忆:从“盐”而来的称呼 由“水”而变的地名

送回老人,记者心中久久难以平静,一瞬之间仿佛可以看见修筑大堰时波澜壮阔的场景,虽未曾亲身参与其中,却也能享受到前人留下的遗泽,正是有他们的奉献,才有如今的美好生活。白驹过隙,沧海桑田,不变的是广大劳动人民艰苦奋斗的意志与中国共产党为人民服务的初心。从1921年建党到2021年,百年时间里党和人民携手共进、砥砺前行,已叫日月换新天,如今白鹤滩水电站蓄水在即,前路漫漫,我已依稀看见繁花似锦、河山如画。

来源:学习强国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