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村医罗宝成山村健康“守门人”

原标题:六旬村医罗宝成山村健康“守门人”

六旬村医罗宝成山村健康“守门人”

罗宝成(左)在卫生室接诊。

□文良旭

特约通讯员 周超文 文/图

“罗医生,我是杏花村二组的李帮才,晚饭吃过肚子就疼起来,我快支撑不住了。”“你先兑点盐水喝,我马上就赶过来……”正在睡梦中的 泸州市纳溪区合面镇杏花村乡村医生罗宝成挂断电话一骨碌起身,穿上衣服,带好药品背着药箱,骑上摩托车径直赶往6里外的李帮才家,量体温,喂药,打点滴,一直守候到凌晨李帮才无大碍后才离开……

“有求必应,无论白天深夜,我都不能有半点懈怠。”4月8日,笔者见到罗宝成时,他说,这是他为自己定下的“医规”。如今,42年过去,当年的青春少年已步入花甲之年,但唯一不变的就是坚持出诊,且从未收过一分钱的出诊费。

1979年,18岁的罗宝成在经过专业的卫校学习和县人民医院半年的实习后,回到了当时的 纳溪区中心乡杏花村从事卫生员工作,当上了一名“赤脚医生”,再后来成为一名乡村医生。

“有他在,我们心里就有底了。”村民王志刚说,罗宝成给乡亲们治病,42年来都是坚持随喊随到,不管天气好与坏,时间早与晚,病人远与近,他都是背起药箱就走。

一个医生,除了医术过硬,更离不开医德。罗宝成说,由于他的诊所设备有限,很多病要通过到城里的医院作全面体检后才能对症下药,但少数人家有时连 100 多元的检查费都拿不出来,他就掏钱先给其垫上。

随着时代变迁,农村卫生条件发生很大变化,罗宝成的工作重心逐渐转到健康扶贫、公共卫生和服务建卡脱贫户上。“对全村慢性病人的情况,我都熟悉。”罗宝成说。

去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发生时,杏花村考虑到罗宝成年纪大了,不让其到一线参与防控,但他却主动请缨,每日为村民测体温、送口罩、做记录……在罗宝成的走访记录里,有这样一段总结:“2020 年 2月 5 日至 4 月 25 日,80 天,走访 34 家 107 人,测体温1236次……”

现在,罗宝成的子女都已长大成人,且都有稳定收入并进城安了家,很多人都劝他可以过点轻闲日子了,但他依然坚守乡村、坚持出诊。问及原因,罗宝成说:“村里还有人住,我待在村里能应应急。只要身体允许,政策允许,我就还要‘继续干下去’。”罗宝成还有一个心愿,那就是找到一名年轻人来继承他的事业,“我愿意手把手、不计代价地培养他,把乡村医生这份职责担当起来,继续守护好乡亲们的健康。”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