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蛙共生 营山小伙赚欢了

原标题:稻蛙共生 营山小伙赚欢了

稻蛙共生 营山小伙赚欢了

□邓斐 特约通讯员 彭杰

近日,在 营山县城南街道云雾村的致林稻蛙种养基地,村民们忙着捕捉 黑斑蛙,冲洗干净、打包装车。“这批货有4000公斤,运往自贡批发市场,卖了11.2万元。”稻蛙种养基地的老板王桂林数着手里的钞票,笑得合不拢嘴。

瞄准商机返乡创业

王桂林是土生土长的农村娃,初中毕业便到成都打工。经过打拼,王桂林不仅事业有成,而且组建了家庭。但年纪轻轻的他心里总萦绕着淡淡的乡愁,总是梦见老家的房子和门前大片的田野。

2017年10月的一天,他在农贸市场买菜时,看到有人在卖青蛙。“青蛙是野生动物,怎么可以贩卖?”王桂林充满了疑惑。“现在有部分品种的青蛙是允许人工养殖的。”摊主解释道。“养青蛙应该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吧!这里面蕴藏着不小的商机!”当天他买了1公斤青蛙回家品尝,家人觉得味道鲜美。王桂林通过网络搜索人工养蛙的相关信息,第二天便到仪陇马鞍养蛙基地进行考察。再回到营山老家时,他确定了稻田养殖黑斑蛙项目,这一想法也得到了父母和妻子的支持。

同年11月,王桂林在渌井镇封窦社区村流转10多亩田地,在县林业局办理了养殖许可证,搞起稻蛙种养项目。对于从来没有从事过养殖业的王桂林来说,一切都是全新的挑战。白天,他和工人们一起在田里干活;晚上,他向书本学习养蛙知识,一边看一边记笔记。

2019年初,王桂林将稻蛙种养基地扩大到52亩。经过学习以及大量实践,他摸索总结了一套自己的养殖模式:“饲料一天喂两次,根据天气情况,稻田3至5天换一次水,每周必须对养殖基地进行一次喷雾消杀。”王桂林说,做养殖业重在细心和有耐心。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9年10月,王桂林养殖的黑斑蛙被抢购一空,除去成本50万元,还赚了10多万元。王桂林说,养蛙获利,这让他和家人信心大增,并决定扩大养殖规模。

几经考察,他去年12月在城南街道云雾村流转土地150亩,建设致林稻蛙种养基地。

种稻养蛙利润可观

笔者在云雾村稻蛙种养现场看到,整个基地上方被白色网篷覆盖,150亩水田被划分成近200个长方块,每一个长方块就是一个青蛙饲养池,每一个饲养池里分布一条排水沟、一块稻田和一个食台。平常,青蛙都在稻田里活动,投食时,他们会跳到食台上来。

据介绍,稻田养蛙将种植业与水产养殖业有机结合起来,稻田可为蛙提供良好的栖息场所,蛙又是稻田中的捕虫能手,而且蛙的排泄物还是水稻很好的肥料。蛙田里的水稻不用施肥、打药,稻谷价格也比普通稻谷至少高出两倍。

发展路上并不都是一帆风顺的。今年初,王桂林投资100多万元刚把云雾村的基地打理出来,就遇上新冠肺炎疫情。“国家提出全面禁止食用所有野生动物,而黑斑蛙属于人工繁育的水生野生动物。”王桂林说,当时大家都慌了,“如果半路放弃,结局注定是亏,还不如冒险走下去,可能还有转机。”他壮着胆子继续搞稻蛙种养项目。

他的坚持迎来了希望。今年5月,国家农业农村部发布相关通知,明确黑斑蛙、棘胸蛙、棘腹蛙等相关 蛙类,由渔业主管部门按照水生动物管理。“当看到这个文件后,我们全家人激动万分。”王桂林告诉笔者。

“我8月中旬开始销售黑斑蛙,现在销售接近尾声。”王桂林掰着指头算起账来,“云雾村的基地是第一年养殖稻田蛙,蛙苗投放较少,亩产1000公斤左右,加上渌井镇封窦社区52亩稻蛙基地,总产量200多吨,有机稻谷每公斤价格达10元,今年基地可创产值700万元,除去各项投入、开 销,可净赚近200万元。”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