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十年禁捕正式实行 水清鱼跃尽可期

原标题:四川十年禁捕正式实行 水清鱼跃尽可期

1月1日,元旦节。 南充志德打捞公司负责人陈志德和他的员工没有放假,继续在 嘉陵江面保洁。“守护好一江碧水,鱼也长得快长得好。”自上个月参与嘉陵江鱼类资源本底调查后,陈志德逢人就说嘉陵江的鱼在变多。

从今年1月1日起,四川境内长江干流及其一级支流和 岷江、沱江、赤水河、嘉陵江、大渡河干流及其一级支流,实行暂定为期10年的常年禁捕,让长江鱼儿有足够长的时间繁衍2至3代,有效扭转长江水生生物资源急剧衰退的局面。

近段时间,本报持续关注 长江流域十年禁捕行动,并推出了《长江鱼儿正是回家时》系列报道。本期报道将聚焦在长江流域重点禁捕水域开展鱼类资源本底调查的三支队伍,在他们展开资源采集、跟踪监测、调查研究的时间轴里,展现禁捕对促进长江流域鱼类资源恢复、长江流域生态安全的重大意义。

老渔民的心声——

“禁渔是为长远计、为子孙后代好。”

2020年12月的一天,乐山市 犍为县玉津镇老渔民周开福将撕破的渔网重新补好,珍藏起来。但他没想到,这两张留作纪念的渔网,还能重新撒向岷江。也就是在2020年12月,省农科院水产研究所到岷江开展鱼类资源本底调查,邀请当地老渔民协助捕捞,周开福凭着一身好本领以及村里仅剩的网具,成为调查团队的好帮手。

此前的10月1日,岷江禁捕。犍为县渔民的渔船、网具都上交了,周开福只剩下两张渔网。打鱼一辈子,悄悄留下两张渔网,是为珍藏起对渔船、对岷江的满腔不舍与牵挂。

56岁的周开福,从娘胎里就在渔船上。祖传的渔技养活了一家人,去年9月最后一次捕鱼,周开福一天打鱼三四十斤,收入五六百元。重新拿起渔网时,他内心的激动无以言表。“打鱼要分季节,不同季节品种不同,这次捕捞到二三十种,像草鱼、白鲢、花鲢、黄辣丁、江团、青鱼都有,和2000年比,鱼少了很多。”周开福说,禁渔是为长远计、为子孙后代好。

犍为县的余勤也有同感。上世纪90年代,下岗工人余勤贩鱼为生,从渔民手里买鱼到县城卖。她说2000年前,人们捕鱼讲规矩,捕大留小,卖鱼也有选择性,小的都放生。但后来,有些渔民的做法让人“寒心”,“一网打尽、赶尽杀绝”,没有保护的结果,就是鱼越来越少。

渔民无法估量的少,在省农科院水产研究所那里有详尽的数据支撑。从 2017年至2020年,省农科院水产研究所在岷江持续4年开展资源调查。“通过与往年数据比较,发现鱼的种类在减少。这跟生态环境变化有关,也跟过度捕捞资源枯竭有关。”省农科院水产研究所副研究员何斌说,做好资源调查就是为以后监测禁渔效果提供支撑,更科学地采取措施推进鱼类资源恢复。

护渔人的欣喜——

“鱼的品种、数量多了,说明禁捕见效了。”

初见陈志德是去年12月8日,地点在南充 顺庆区嘉陵江畔。那天,陈志德提早半小时上船,赶着去收网。头一天下午5点放网,早上8点起网时,一网鱼足足有20斤重。“鱼的品种、数量都多了,说明禁捕见效了。”陈志德乐呵呵地说。

根据农业农村部部署,2020年11月下旬,西南大学到 嘉陵江南充段开展渔业资源本底调查。在此前后,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省农科院水产研究所、 内江师范学院等高校科研院所,根据安排分赴赤水河、岷江、大渡河等地,就长江流域重点禁捕水域鱼类资源本底开展调查。陈志德的打捞公司承接了资源调查的捕鱼任务。半个多月的时间里,陈志德又在熟悉的江面驰骋,根据水文、风向等情况,到不同区域撒网、收网,这些工作他做得极为顺手,因为在禁捕之前都已干了整整15年。

展开全文

2019年退捕后,陈志德以另一方式回归嘉陵江:成立打捞公司,主业是嘉陵江面保洁,兼做沉物打捞、特许捕鱼。持续半个月的打捞,陈志德发现捕获数量跟四年前夏季数量差不多,还有些2019 年没有的品种又捕到了,共计三十多个种类,他如数家珍地说:“如果是秋季,说不定数量更多,因为秋天比冬天好捕。”

“捕捞起来的鱼,逐一编号登记,测量全长、体长、体重等,再分类处理,大鱼重新放回江里,小鱼进行解剖,看鱼的食性、性腺成熟、雌雄比例、年龄结构等。”西南大学调查团队的石金凤说,这是去年全面禁渔后首次进行的资源监测。截至发稿日,监测数据还在统计中,尚未形成初步结论。

“鱼的数量会越来越多,禁捕有助于鱼类繁殖,水环境保护也改善了鱼的生存空间。”南充市顺庆区农业农村局有关负责人介绍,当地还严厉打击非法捕捞行为,突出自然保护区、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和过渡结合地带,重点打击从严惩处组织团伙作案、使用“电毒炸”“绝户网”及捕猎、收购、运输、出售珍稀濒危水生野生动物等犯罪活动,为禁捕创造有利条件。

研究员的感慨——

“那么多 长江鲟,说明整个生态系统在好转。”

今年1月1日, 合江县老渔民李庆余的新年仪式有些特别。他起个大早去赤水河收网,二十多斤的采集量,还有一二十尾长江鲟,比去年数量多,更比2017年赤水河刚开始禁捕时多了一倍。

2017年, 赤水河作为长江流域十年禁捕的先行试点区,率先启动禁捕,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在赤水河合江段设置固定监测样点,对赤水河鱼类资源恢复情况、水域生态环境变化进行持续监测。在赤水河打鱼30多年的李庆余,成为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在这个流域的鱼类资源调查员。

每年 5 月、10 月,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都要在赤 水 河 流 域 展 开 资 源 调查,李庆余都要协助研究所专家进行为期20天的鱼类采样监测。2017 年,赤水河的单次捕捞量只有 10斤鱼,往后逐渐增多,尤其是去年长江流域水生生物保护区禁捕后,鱼更多了,一些常年不见的物种重新被发现,珍稀鱼类资源逐步恢复。

最让李庆余难忘的是,去年10月,他在进行鱼类监测采样时,一个早上就捕捞到了42尾长江鲟。捕了30多年的鱼,李庆余只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一年间可捕到三四条长江鲟,此后一年都难见一条。“一拉上来,里面啥子鱼都有,品种多不说,最激动的是看到那么多长江鲟。”

这是长江流域禁捕后,合江县首次发现数量最多的长江鲟。“起初考虑是受汛期影响,长江干流的长江鲟游到了赤水河,但这次补充调查发现,长江鲟的数量还是很多,说明这里的水生生态系统在好转。”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副研究员刘飞说。

经过持续 4 年对种类组成、资源量、珍稀特有鱼类的基础生物学特征和鱼类繁殖情况监测,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得出结论,赤水河鱼类多样性升高、珍稀特有鱼类种群数量增加、资源量恢复,水生生态系统正在逐步好转。“除珍稀濒危鱼类外,不建议再对经济鱼类进行增殖放流,应以自然恢复为主……”刘飞对长江流域全面禁渔充满了信心。

文:唐小未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