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四川•历史文化】李文洪 ‖ 金鸡关的前世今生

原标题:【方志四川•历史文化】李文洪 ‖ 金鸡关的前世今生

金鸡关的前世今生

李文洪

2019年3月,交通管制通告:成雅高速金鸡关互通项目施工,因开挖金鸡关,进行封道管制,为期两年半。一时间,消息刷爆媒体。金鸡关开挖,希冀一抹亘古雄关阻隔,推进雨城、名山两区一体,提升同城化水平。千年前,金鸡关是汉家边关,清雅州知府黄云鹄谓“威震西南第一关”。很多市民前往拍照留存雄关隧道最后风采。

【方志四川•历史文化】李文洪 ‖ 金鸡关的前世今生

金鸡关

“金鸡飞过走仙家,丹灶金鸡噪夕阳”。金鸡关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所在山脉海拔约700米,山势如金鸡震翅欲西飞,仙关顶、安子山两崖对峙,高差近百米,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系雅州古八景之一。

金鸡右翅是狗爬岩上方的安子山,金鸡左翅是嘘米洞上方仙关顶。古雅州城东、南、西三面,分布金鸡、飞仙和飞龙三座古老关隘,齐称雅州三关,扼守门户,拱卫着丝绸之路、茶马古道

金鸡关须弥洞即是隋唐尔朱真人炼丹处,传为道家“三十六福地,七十二洞天”之一。明杨慎《升庵文集》之《蜀记》载:蜀之八仙尔朱真人在雅州,指的就是此地。

唐朝道教鼎盛时期,金鸡关南除了(现在叫老道观)金鸡观,尚有道家九重十八殿道场宫观,从现在雅安火车站位置的接引殿起,山形上一台阶一重殿,甚为巍峨壮观。

【方志四川•历史文化】李文洪 ‖ 金鸡关的前世今生

展开全文

金鸡关道观

岁月流转,昔日雄关记忆湮没,关城不复,如今金鸡关顶只剩下废弃国道,闻名遐迩的古代关防要冲,如今即将坠没历史长河。

上世纪90年代末,笔者陪雅安地理专家曹洪老先生考证百丈监遗址,乘车路过金鸡关。曹老讲,金鸡关所处位置,是喜马拉雅造山运动末期,地质隆起山脉的断裂豁口。古人对地震等自然力量心存畏惧,民间迷信的说法,大滑坡谓之“龙拖”,地震引发山脉抬升谓之“龙脉”。民间谓金鸡关“龙脉”好,“西修金凤寺,东镇金鸡关,中有石龙地脉连两边”。

登上金鸡关最高处仙关顶,四周案山绵延,南看周公蔡山,北峙蒙顶圣山,东眺峨眉金顶,顺望瓦屋灵鹫。鸟瞰东边绵延数里悬崖峭壁中段的梯子岩下,古时临青衣江水津渡而建水关,为扼守雅州水路之咽喉,和金鸡关在东边水陆拱卫着雅安城。俯瞰梯子岩下关底坝之羌水大回环,东流涛涛,状如宋书法大家雅州知州雷简夫“听江得法”之《江声帖》云:波涛番番,迅駃掀搕,髙下蹷逐奔去之状,无物可寄其情…….

我第一次过金鸡关,那是童年时代为了撵灯。1983年,改革开放已初见成效,乡村的春节开赛热闹了起来,家族幺爷爷当班主领办的狮子灯,从老家耍到金鸡关,我也跟到撵。关上一人家,摆下《五谷丰收》的狮势,还有一哑字破(灯谜)。谜面是:高凳上放一茶盘,茶盘四边框被拆下放在盘面,盘面有一把钉锤、几颗小钉子、一把黄豆,靠高凳有一撮箕。撮箕中贴一字条:打一流行政治术语。主人说:“难倒了好多路狮子灯、龙灯、马马灯。”幺爷爷略微和灯友逗下耳朵,脱口而出:“安定团结嘛!安上茶盘边边,定上钉子,开始团豆子,用撮箕接助。”闯关成功,狮灯队就要开到姚桥坝坝去耍,撵灯的队伍雄赳赳过金鸡关。但见关口光光的没有关楼,公路虽是柏油路,关垭口并排也过不了两辆大汽车,颇让童年的我觉得失望。

【方志四川•历史文化】李文洪 ‖ 金鸡关的前世今生

笔者曾作过雨城区姚桥镇镇长,和金鸡关颇有渊源,姑妈李朝英家是金鸡关上住得最高的一户,外婆的娘家就在关下姚桥蒙子村。金鸡村原属姚桥镇,下辖各组的名字均与金鸡有关,分别为金沟、金声、金峰、金鸡桥。

“金鸡关金鸡最忠诚,守到姚桥坝坝埋的皇坟(民间讹传大土包包高颐墓是皇坟)。羌水对到北边冲,没有金鸡关的金鸡凶,金鸡一叫惊羌龙,青衣江一拐向东流。”母亲说她小时常听外婆哼这首儿歌。

姑妈李朝英生前爱讲金鸡关的传说。如:金鸡关有个虚米洞(应是须弥洞),洞前有个老道观,观里有几个老道士,无论哪天来好多人,虚米洞都能虚出刚好够吃的米。观里收了个小徒弟,来时师傅就叮嘱,人心不足要坏事。后来呢,小道士想洞虚出更多的米,偷拿铁钎凿洞口,凿瞎了洞口不出米,从此空留虚米洞的名。

再如:落难的张献忠到四川,解便后扯草草擦屁股,扯到霍麻霍了屁股,怨恨四川连草草都凶,誓言杀光四川人。名山县(今名山区)百丈镇有个土秀才,名字就叫红蚂蚁子(本名何崇正,起义失败隐居峨眉山,传说是雅安绿林派武术创派人。)当了张献忠的狗头军师,妄想攻进雅安城,率军打到金鸡关。金鸡高叫要吃蚂蚁子,吓得红蚂蚁子逃回了名山城。

历史上,雅安为汉家边城,战火曾多次烧到金鸡关。公元831年,唐大和五年,南昭犯四川,破雅州,战火烧过金鸡关,“南蛮”破成都;清初张献忠剿四川,部将张能奇就曾多次攻下金鸡关。

我的老家在雨城区原凤鸣乡龙船村凤凰山下甘子田。年幼时,家族幺爷爷曾神神秘秘地说,你们家住的老祖屋的堂屋头,那是告(四川方言,读作gào)过刀的喔!兰大顺反,要占雅安,从名山往姚桥攻金鸡关,三路进攻,一路偷偷经凤鸣龙船过大元上雷阿山,越木垭口,迂回包抄拿下了金鸡关。幺爷爷讲,“兰大顺的队伍偷偷进驻龙船,就是在你家堂屋头告了刀,才打下了金鸡关的,不然他打得下啥子金鸡关呦!”

我觉得幺爷爷是在神吹,可他当时的神情分明很认真。至今我也没搞懂什么是“告刀”,猜想可能是藏有刀;也可能和现代军队战前动员差不多,架起刀阵对刀赌咒要不怕死拼命攻;还可能是兰大顺的队伍抓到了守关的敌方官军“舌头”,用刀胁迫其说出金鸡关的布防秘密,不然就要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雅安县志》载:“汉丰十年(公元1860年)3月,兰大顺攻雅州城,侦察得知金鸡关为雅安要隘,趁月黑风高,以两支疑军侧面包抄,迷惑敌军,大队人马却直逼金鸡关,三路围攻顺利夺得金鸡关,直挺姚桥,最后攻陷雅州城。

1935年9月,张国焘违背中央北上抗日方针,率红四方面军南下,提出“打到成都去吃大米!”时年冬,红四方面军与川军进行了百丈关大战,战场一直摆到了金鸡关。此役红军牺牲万余人,南下行动失败。攻打金鸡关的红军曾用机枪击落敌机一架,飞机就坠落在关下的棺湾沟。

金鸡关的古关城,是清同治年间修名雅公路时部分拆去的。当时黄云鹄任雅州知府,见成雅公路只修到了名山县城,严重制约雅安发展,遂呕心沥血筹资修路。因经费不足,黄知府将工程承包给姚桥名士姚运鸿,由他部分垫资修建。路修成,但招致非议,言官弹劾,黄被四川总督调署成都府去职函问。黄云鹄离开之际曾作《游周公山记》云:“同治九年,岁在庚午,六月既望,黄子游于周公山。时黄子由雅守量移成都,大府檄调甚急,黄子与士民处甫匝岁,未忍邃舍去。”留下:“南瞻北顾无穷意,羌水蔡山鉴此情!”的诗句。因修通名雅路等善政,黄云鹄在雅州历史风评甚高。

【方志四川•历史文化】李文洪 ‖ 金鸡关的前世今生

1939年西康省设立,雅安属西康省,名山县属四川省。金鸡关尾清泉寺对面岩壁上刻有刘文辉题“西康省东界”,清晰标明金鸡关山脉为省界山。抗战期间,重庆为战时首都,四川、西康成了战略大后方,金鸡关公路加宽提升,基本畅通。建国初,川藏公路建设,加宽提升,1970年代金鸡关公路铺设成了柏油马路;1990年代中期,雅安地区行署为了摆脱金鸡关盘山公路制约,挖掘了公路隧洞,金鸡关老川藏路遂没落。

【方志四川•历史文化】李文洪 ‖ 金鸡关的前世今生

西康省东界

雅州有千古文坛佳话“雷公荐三苏”。宋嘉祐元年(1056年),三苏父子从家乡眉州至雅州拜谒知州雷简夫,雷赞三苏才学,致书科举主考翰林学士欧阳修举荐,嘉祐二年(1057年)苏轼兄弟同中进士,成就“一门父子三词客,千古文章四大家”的文坛佳话。苏轼表兄、诗人画家文同与雅州颇有渊源,北宋茶事正盛,文同诗《谢人惠寄蒙顶茶》“蜀土茶称圣,蒙山味独珍”,为咏雅州蒙顶贡茶千古佳句。

文同(1018年—1079年),字与可,梓州梓潼郡永泰县(今四川盐亭县)人,宋仁宗皇佑元年(1049年)进士,历任邛州(今四川邛崃市)、大邑、陵州(今四川仁寿县)、洋州(今陕西洋县)等地知州或知县。以学名世,擅诗文书画,深为文彦博、司马光等人赞许,尤受苏轼敬重。东坡曾称赞其“诗、词、画、草书四绝”。书、画大家米芾称赞其画竹“以墨深为面,淡为背,自与可始也”,开创了墨竹画法的新局面。成语“胸有成竹”就源于文同画竹,苏轼在《文与可画筼筜谷偃竹记》中总结文同绘画,提出了著名的胸有成竹说:“画竹必先得成竹于胸中,执笔熟视,乃见其所欲画者。”文同开创了“文湖州竹派”,其代表作《墨竹图》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方志四川•历史文化】李文洪 ‖ 金鸡关的前世今生

文同《墨竹图》

笔者推证,宋皇祐二年至四年,文同任邛州通判,皇佑四年夏秋之交(1052年)至宋熙宁五年(1072年),任大邑县令,任内“乐其少讼而多假”,常访高僧游名山。文同来雅州访三苏,当在宋嘉祐元年(1056年)或嘉祐二年初,因嘉祐二年秋闱苏轼兄弟同中进士,此后苏氏兄弟再也没有回过雅安。文同访三苏,作为长表兄免不了会谆谆教诲,切磋点拨苏氏兄弟二三。

遥想当年:已是书诗画名满天下的文同,任内体恤百姓以民生为重,官声满誉民间,政坛佳话频传,意气风发策马成雅官道,访亲友兼得游名山,此乐何极!

驻马金鸡关,眺望羌水东流,雅州城邦在望,兴之所至,诗情汹涌,焉能不赋诗以寄情?

一曰《下金鸡山》:“峡束几重烟,山分数尺天。岩猿与溪鸟,一似过飞仙。”寥寥二十字,一如其画绘墨竹的着墨笔法,勾勒出了金鸡山的高峻奇险,读之让人心惊。

诗前两句写金鸡山的高峻奇险,首句从山顶平视角度,写金鸡山山高峡深,云雾缭绕的高峻,次句接着写下山行进中从仰视的角度,只能见天数尺,白描山的奇险束窄。诗人用文字画绘山顶广阔宏大的平视画面时,用重重烟霭遮掩了大部实景,用较重的笔墨勾勒峡谷对峙的几点峰尖,有藏有漏、显隐相宜。及至峡谷深处,举首仰望,“山分数尺天”句中“分”字,下山之艰险跃然纸上。仰望,两边悬崖壁立,直上青空,愈上愈合,以至两峰间仅“分开”数尺,足见其险,举头仅可望见“数尺”天空,而壁立山峰,刺破青天,伸入云中“分得”“数尺”天空,画面构图比例极其精确。一个“分”字出神入化,既状山之奇险,又写山之高入云天,用通感手法融通视觉、幻觉于一体。诗后二句写仰视所见,在如此高峻奇险的金鸡山峡,时有岩猿攀越,溪鸟飞翔,恰似神仙一般。诗人把岩猿、溪鸟比作“飞仙”,反衬出金鸡山的高峻奇险,给画面平添了几分灵动,更显金鸡山的神异之趣。

二曰《过金鸡关》:“关头气象古,关下风烟淡。春深草木活,岚重坑谷暗。禽声着部奏,花色成窠勘。归鞍虽若水,留此亦能暂。”诗为诗人回程所赋。

首句写金鸡古关,却不见关山、关楼,只写看之有气象“古”的感觉,写关下风景,不见一树一石实景,只写了风烟的淡漠、轻漫,“古”“淡”对比。诗人不愧是墨竹画大师,用文字画绘金鸡关上关下景色,“见僧隐寺”春秋笔法,关山意象跃然纸上。次句写春天的气息已经很深,草木的形态用“活”字表现,十分传神;山岚重重叠嶂,反衬坑谷的幽暗。诗前半部对金鸡关景色来了个大写意。诗的第三句为全诗精华,写野禽和鸣此起彼复,如“宫商角徵羽”齐具的分部协奏,甚为闹堂;漫山野花竞相开放,简直成了花窝“窠勘”,写尽草木之盛葩。最后一句写归去的马儿脚步轻快若水(笔者亦理解为:若水指金鸡关前之青衣江,取“归马如若水,一去不复回”之意),诗人感叹:留此地不也是人生暂时十分美好的选择吗?

【方志四川•历史文化】李文洪 ‖ 金鸡关的前世今生

文同纪游,笔触简练干净,寥寥数笔勾勒,自己见亲友、书友之愉悦心情跃然纸间。是啊,文同来雅州会苏轼,亲见苏氏昆仲高材,学富五车,必将为家国栋梁,为家国荐才的愉悦心情焉能不弥漫字间。不知千载雄关,可曾鉴证苏轼昆仲与文同殷殷相惜的亲友、诗友、画友、书友情愫。

金鸡关的历史文化遗存较多,如诗句:“甘露灵根不老,尔朱丹灶空存。”笔者五世祖李蕃公,清康熙雅州儒正,著有《明末清初雅安受害记》,原本现存四川大学图书馆,是学界公认考证明末清初四川治乱、张献忠剿四川等历史公案的重要文献。《雅州凤鸣李氏家族族谱》因收录该文而为四川名族谱,谱另录存有李蕃公文《培修金鸡関路序》,抄录以飨读者:

雅州金鸡関,蜀省锁钥,南路咽喉。凡巡方问俗之驾,入境会同之轨,以迄天涯孤客、异乡游子,靡不络绎往来于其中。在昔村烟凑集时,远人之渴者饥者疲乏者,犹可就道旁觅邸舍为憩息计。今则一望荒郊,虎啸猿啼,天寒日暮之际,竟无有操杯水施壶飨者。嗟哉,旅人载饥载渴莫知其哀,自古记之矣。况夫泥甯不分冬夏,险陷更难跋涉,履过其处者,每踟躇太息而不敢前焉。老杜记行诗所谓:“白马谓铁驪,小儿成老翁。”此足当之矣。势方有待,善不虚传,成都齐君讳元一者,名家子也。自甲申丧家园,伴僧侣飘然物外,以積功累行为心。不侫兴之游见,其目撃此路,心为行者悲。今岁建茶馆于道旁,利济往来大众,兹复倾囊所有,愿修金鸡関路数百丈。邀僧持疏闻言于余,余谓此举属在雅境,宜上之郡侯暨乡之先达长者,共勷此任。更慰之曰:“君始推己渴之心济人以茶,以施茶之心愿人安行。躋世斯民于荡平,是我侯之意也。”因为序。

《尚书·禹贡》云:蔡、蒙旅平,和夷厎绩。金鸡往矣,周公谁梦,大禹远兮,若水犹澄。金鸡关,有太多的历史烙印铭刻在您的悬崖岩峰里;金鸡关,你就是雅安的记忆!

【方志四川•历史文化】李文洪 ‖ 金鸡关的前世今生

方志四川 篆刻:殷智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作者:李文洪

供稿:雅安市地方志编纂中心

配图:方志四川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