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龙飞荥经湖

原标题:凤舞龙飞荥经湖

公益广告

凤舞龙飞荥经湖

荥经湖

荥经因水而生,也因水而名。荥河、经河两大支流在荥经县城东北交汇,称荥经河。

2008年12月,筑坝于新添乡(今新添镇)龙渔村的川王宫电站蓄水发电,荥经河就变成了荥经湖。由河成湖,少了野性和不羁,多了宽容与平和。一湖清波,把两河两岸厚重的历史沉积于心底,将现实的丰饶与美好呈现予世人。

荥经湖的两岸都是高高的山,一面叫天凤山,一面叫龙游山。湖畔两岸,都还保留着两处古老的村落,一个叫倒底坝,一个叫新添站。

凤舞龙飞荥经湖

在荥经湖的西面,有山名莲顶,有峰名宝子,地分前聚坝、后聚坝。行政区划未调整时,前聚坝原属天凤乡,后聚坝属原宝峰乡,再早两乡合称天宝乡,即“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之意。

展开全文

天凤山上有天池,顾名思义,是天然池子,三面环山,池形如月,人誉之为凤眼。池内有泉二处,一曰冒水,二曰秋水。冒水属池底涌泉,秋水为山泉,立秋前发水,秋后即涸隐。明末,因灌溉所需,于出水处筑坝加固提升,池深7米左右,水池面积40余亩。

天凤山古时叫庄山,源于《管子·山权数》言“汤以庄山之铜铸币”。管仲身为齐相,又经过商,办过企业,是见多识广之人,想来所言不虚,只是至今无有凭据。倒是“巴蜀印章”反证了管仲的说法。“巴蜀印章”大约产生于开明王朝之前,使用于商、周、春秋战国及秦时。所以,商时这里的铜矿就得到了有效开发。段渝先生在其《玉垒浮云变古今》中指出,庄山即指严道铜山,三星堆青铜器所需原料就来自邛崃山北麓的严道。

春秋战国时期,楚国的黄金多来自云南丽水地区,运输得从荥经经过,再由青衣江进入长江,这条运金之道叫庄道。楚王为了加强黄金运输工作的管理,在荥经设置运金总管,徐中舒先生说这个总管叫岷山庄王。庄山有庄王,道路叫庄道,顺乎自然。

公元前316年,秦灭蜀,为了顺利从西南地区取得牦牛、笮马和铜资源,秦国从上郡(现陕北地区)迁来大批“严允”羌人。一方面冶炼铜矿,开垦农耕,大兴商贸;另一方面,修筑了从临邛(今邛崃市临邛镇)至荥经的道路,称为“严道”。

公元前312年,秦惠文王置严道,封其异母弟樗里疾于严道,号为“严君”,严道成为樗里疾的“食邑”之地。秦惠文王除了加强对地方的军政管理外,更集中人力在严道铜山扩大开矿冶铜规模,为秦国称霸诸侯提供大量的优质铜料。

宝子山乃铜山的一峰,《史记·佞幸列传》载,文帝赐邓通蜀郡严道铜山自铸钱,“邓氏钱,布天下”。

天凤山上许多地方,至今尚存采矿坑洞,山坡还有很多地方留有大量矿渣,也曾出土过五铢钱币。这是当年邓通采矿冶铜时留下的遗迹,当地人称这些遗留物为“钱窝子”和“钱渣子”。

邓通要在铜山铸钱,必须要有丰富的矿产、便捷的交通、充足的能源、大量的技工。荥经境内的天凤、宝峰一带,自成汤、开明、春秋战国、西汉至明、清、民国及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均有铜的生产。

荥经,古代中国西南的边塞要地,交通发达。早在公元前一千多年的殷商时代,羌人进入雅鲁藏布河谷建立农业社会,他们用牦牛、马匹、药材向汉人换取茶叶、铜器等工业品。当时的泸定沈村,是同牦牛部落交易的最大集散地。西周立国后,被周武王分封的蜀侯每年的贡品中就有茶,《荥经县志》(1998版)说“县植茶树始于西周”,就渊源于此。同样,汉商又到西昌一带,交换僰僮、笮马,贩到巴蜀并至京师,以致“巴蜀殷富”。司马相如开西南夷,自临邛经火井,出青龙关,入青衣河谷,出飞仙关,渡天全河,沿荥经河抵达严道古城,并远至云南。

1970年修建新添中学时,曾挖出一段古城台基座,夯土而成,城内多绳纹陶器残块、汉代瓦片,四周多汉墓,为邓通城旧址所在,在这里铸就的还包括先秦时期大量的青铜器。所以,倒底坝这个地方,是南方丝绸之路上的一个规模很大的商品集散地,只是湮灭得太久,邮驿之名无从说起。现在新添镇由原复顺乡、庙岗乡、天凤乡、石龙乡合并而成,整个荥经湖属于新添镇境,镇政府所在地倒底坝,已建成两个工业园区,荥泰茶业在此兴建了新驿茶厂,集茶叶的种植、加工、销售于一体,主产藏茶,主销藏区,古道又闻边茶香。

龙游山在荥经湖的东面,山上有关名飞龙关,在雨城区的观化乡(今八步镇)境内。穿越雅安的茶马古道,从雨城区跋涉而来,经过这里翻越大相岭西去藏区。千年岁月中,它见证了商贸要道的昨日荣光,也见证了代代背夫的艰劳。

抬眼望,飞龙翔于天,低回首,石龙潜于地。

在飞龙关足下有个鱼龙村,地形酷似一条侧躺山谷的巨大鲤鱼。阡陌纵横的田地旁,被水泥覆盖着的古道边,清澈的灌溉用水欢快地从飞龙关下的“明月堰”流淌下来。在大堰的尾段,隐藏着一条暗堰,这就是在当地大名鼎鼎的“石龙”,原来的石龙乡也因此而得名。

“石龙”,是很形象的称谓,相似于我们现在所说“倒虹管”。《管子·度地》说,水“下向高,即留而不行,故高其上,领瓴之”,即在高处蓄水,用瓦筒作引流管道,利用进出水口高差压力供水。

“石龙”为清朝嘉庆年间当地一位名叫石朝安的能人所造,但石朝安不是从管仲那里学来的技术,而是他30岁时赴日本学习,发现了当地一种青石镂空连接成管道的“虹吸”引流系统。想到自己的家乡有数百亩高台旱地,石朝安将这一技术引进来,建了这一条暗堰,解决了“鱼嘴上”台地浇灌。因为大堰在山间田野蜿蜒,又位于飞龙关下,似一条长龙,村民们便将其唤作“石龙”。“石龙”建成后,当地水利系统得到完善,农业条件转好,成为稻米富庶之地。而它的名字,也就成了这里的地名。

飞龙关下的新添站则是明时所置,名为新店,崇祯年间,驿站被裁撤。清初,设塘兵传递公文,塘址在马塘上。康熙六十年,川陕总督年羹尧在荥经设递铺十四个,新添站是其中之一。

新添站依山靠水,被列入第四批中国传统村落。数百年来,老街承载着南来北往过客的脚步,店铺林立,土特产和各种小吃品类繁多,还汇聚四乡八里的商气和人气,是当时荥经县最热闹的乡村集镇。每逢农历二、五、八赶集的日子,周边乡民,背着山货在这里沿街摆卖,或者添置些刀锄犁铧,采买些油盐酱醋,自是一番浓郁的山乡风味。

老街不长,三四百米。街道也不宽,盈丈有余。街道两旁,一色的青瓦木房,被岁月侵蚀出斑斑裂纹、残缺不全的雕花廊柱昭示着往日的繁华。

兴盛店是保存较为完好的一家茶马驿店,最多可容纳百余人居住。走进店内,两个天井前后相连,老屋幽深,天光黯淡。在天井左侧有一空落之处,是彼时的拴马坊。

作为茶马古道的要冲,老街是来往官员、行者、商贾和背夫们歇脚的地方。当年,果亲王允礼奉旨抚藏,路经此处,曾在此小憩。它依道而盛,又因道而衰。光绪二十二年(1896),经麂子岗的雅(安)荥(经)新路通。光绪三十二年(1906),在青龙乡境置福星(麻柳)场,新添站渐冷。1998年12月,荥(经)天(全)路通车后,集市就移到了倒底坝。

如今,新添站街道上的青石板已铺成了平整的水泥路面,村尾一片崭新的民居与老街形成强烈的对比,老街是岁月悠长的深厚积淀,新村则是进步与发展的必然。新添大桥取代了津渡与索桥,把两个古老的驿站并联在一起。丝绸之路上的马帮铃响,茶马古道上背夫悠长的呼哨,红瓦白墙的新村,蓝天白云下的远山近树,都被荥经湖默默地收藏。荥水经河源远涌来,前波让后波,后浪促前浪。晨晚之时,湖面轻纱飘拂,白鹭翩飞,一叶小舟泛漾,又见“孟渡渔歌”意象。

来源:西康周末

文:周安勇

编辑:李君

审稿:程普、高菲菲

凤舞龙飞荥经湖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